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九号量子(书号:39845

正文 第22章:我大姨妈来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云中鹤非常敏锐地看到,当这些地痞流氓喊老神仙的时候,那个流氓头子目光微微抖了一下下,然后一道畏惧的光芒闪过。

    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这流氓头子肯定是被折服了,所以对云中鹤是没有敌意的。但是听到神仙二字,他却露出害怕的目光,那很显然神仙这个词在裂风城中已经是禁忌了。

    为何是禁忌?只有一个解释,裂风城内已经有一个号称神仙的人了,而且还打算垄断这个词,此人的权力还不小,所以流氓头目才会畏之如蛇蝎。

    “先生,这是我的卦金。”流氓头目捧上了两只银元宝,加起来大概二十两左右,绝对算得上是大手笔了。

    哪怕以裂风城的繁华,二十两银子也足够一个四口之家用几个月了。

    云中鹤瞌上了眼睛,淡淡道:“我说过了,为你算卦就当作交保护费,所以你不需要给钱了。”

    “那怎么行,那怎么行?”流氓头目鞠躬行礼道:“先生您别嫌少,今天我就带了这些银两,全部都在这了。”

    云中鹤道:“说不要,就不要,啰嗦什么?”

    流氓头目认真看了云中鹤好一会儿,确定不是在客套,顿时敬佩道:“先生真乃神人也,既然您不收钱,我终究是要回报先生的,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在所不辞。”

    云中鹤道:“你若有心,就去给我置办一些酒菜来吧。”

    流氓头目道:“就这么简单?”

    “快去,老子饿惨咯!”云中鹤不耐烦道。

    片刻后,丰盛的酒菜摆在了云中鹤的面前,还有柔软舒服的毯子和被子。

    云中鹤赶紧大快朵颐,啃了两天的馒头了,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

    “先生,您如此神通广大,我一定会为您扬名的,让您的生意兴隆。”流氓头目讨好道。

    云中鹤怒道:“开什么玩笑,当我卖大白菜的吗?我一天只算一卦。”

    流氓头目讪讪然,更加讨好道:“先生真乃神人也,我们这些粗人完全不懂先生的境界。”

    接着,他躬身拜下道:“先生,那小人就告辞了,他日一定再来拜会先生。”

    然后,流氓头目飞快离去。

    这有点不正常啊,按说这个张大虎应该一直巴结云中鹤才是的,为何再一次回来之后反而有些避之如同蛇蝎呢?

    当然,他依旧对云中鹤没有任何敌意,只不过完全不敢靠近。很显然是他回去之后,脑子清醒了过来,因为某个人而不敢接近云中鹤了。

    云中鹤吃饱喝足了之后,直接躺下呼呼大睡。

    ………………

    次日,云中鹤依旧没有任何生意,冷清得要命。

    通过昨天的神奇表演,按说云中鹤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而且这些地痞流氓最喜欢夸张吹牛了,肯定会把云中鹤吹得神乎其神,今天他的摊位本应该门庭若市的。

    不说裂风城中的名流纷纷来算命,就算是众多流氓头子也应该会来啊。

    这情形有些不对啊?

    云中鹤摆摊算命的目标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扬名,就是为了吸引井无边这个纨绔子弟,并且成为他的第一心腹,在这个位置上才是最方便征服井中月的。

    所以这第一步计划,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非常重要的。

    昨天那流氓头目就说过,要去为云中鹤扬名,当时云中鹤拒绝了,但那完全是摆架子违心的啊,你该不会当真吧?

    而且就算那个流氓头目当真了,他手下那些小弟应该还是管不住嘴的啊,早就大肆宣扬了。

    为何今日还是那么冷清,半点生意都没有呢?

    一天时间过去,两天时间过去了。

    云中鹤依旧没有半点生意,而且见鬼的是,之前每天还有十几个人经过,而现在每天仅仅只有七八人。

    这两天时间云中鹤只喝水,粒米未进,饿得头昏眼花。

    那个流氓头目说过要来看云中鹤的,结果却没有来。

    那个之前给云中鹤送馒头的乞丐也没有出现过了,不知道在哪里快活呢,半两银子就让他在裂风城嫖到失联了?

    许安亭倒是想给云中鹤送饭,但是想起了他的嘱咐,哪怕他云中鹤饿死,也绝对不要来主动联系他。

    而且饿个两三天应该不会死吧,所以许安亭也没有出现。

    这下子就尴尬了,难道我云中鹤出师未捷先饿死?

    这第一步计划,还是要夭折?

    当然,云中鹤此时依旧可以离开这个偏僻的鬼地方,去闹市中心。

    但那样的话,逼格不就是下降了吗?

    一咬牙,一跺脚,云中鹤直接躺下了。

    这样新陈代谢慢一些,也就不会那么饿了。

    这个身体的主人从小忍饥挨饿惯了,知道如何做才能抗饿,比如千万不要上厕所,最好尿都要憋住,因为会带走热量的。

    半夜时分,就在云中鹤睡得昏昏沉沉之际,忽然猛地醒来。

    有人来了。

    但是他没有立刻睁眼起身,依旧装睡。

    “喂,喂……”

    来人轻轻拍打了云中鹤的肩膀。

    云中鹤没有睁眼,淡淡道:“何事。”

    “我来算命。”那人低声道。

    云中鹤没有看到背后那人,但是脑子飞快运转,立刻猜到来者是谁了。

    云中鹤道:“你是城卫军的百户,李田。”

    那人惊呼道:“先生没有看到我,竟然知道是我?”

    云中鹤道:“你害怕得罪裂风城的蓝神仙,所以白天不敢来找我算命,半夜才敢来。”

    那人讪讪然道:“我也是迫于无奈,这裂风城里面没有几个人得罪得起蓝神仙的,他可是井无边公子的第一心腹,平时公子都喊他亚父的。”

    现在情形很清楚了,那个流氓头目张大虎尽管也觉得云中鹤神算,但是却不敢宣扬,那样的话就会得罪蓝神仙了。

    但是这个李百户是他的恩人,巡查队长这个职务就是李田给他弄到手的。

    而李田遇到了大麻烦,于是张大虎思来想去,就把云中鹤的事情告诉了李百户,一来是为了报恩,二来也是为了自己。

    因为李百户可是他张大虎的靠山,如果李百户倒了,那他这个巡察队长也当不了多久了。

    能够让李田百户冒着危险半夜来找云中鹤,显然遇到的麻烦不小,他非常担惊受怕。

    李百户道:“先生,听说你开了天眼,神算无比,如果您这次帮我算准了,帮我解决一个天大的麻烦,我给您一百两银子。”

    云中鹤道:“我不要钱,我若是算准了,帮你渡过难关,你只需要替我做一件事情。”

    李百户道:“何事?”

    云中鹤从怀中掏出一个小信封,道:“这是一个锦囊,你绝对不能打开来看,否则会有血光之灾。你要把他交给城主府的井无边公子,切记切记,一定要亲自去城主府交给井无边公子,这个锦囊对他无比重要,甚至关乎到他的性命。”

    李百户一听,顿时吓了一大跳,这件事情很棘手啊。

    为啥云中鹤不继续在这里装神弄鬼坐等井无边主动来三顾草席?

    因为他想明白了啊。三顾草庐那是谁啊?刘备和诸葛亮啊。

    就我和井无边也配这待遇?玩那么玄而又玄的套路做什么?

    我和井无边顶多也就是人渣对恶棍,娼妇对嫖客。

    呸呸呸,我云中鹤才不是娼妇。

    总之,大家直来直往比较好。

    最关键的是,云中鹤实在是饿得有些扛不住了。

    李百户拿着手中的锦囊,感觉完全是烫手的山芋,他宁愿给一百两银子,也不愿意去做这件事情。

    井无边那个喜怒无常的人渣败类,最好永远不要去靠近。谁知道他看到这个锦囊之后,会不会抽出刀子将他李田砍死啊?

    那就是一个神经病,不能以常理论之的。

    不过,先答应下来再说,渡过自己的难关最重要。

    这个难关要是过不去,李田就没有明天了,脑袋搬家,老婆归了别人,孩子也归了别人了。

    就他媳妇这性格,今天李田刚进监狱,三天之内说不定就睡到别人的被窝去了。

    唉!知妻莫若夫啊。

    李百户道:“我现在遇到了一个天大的麻烦,该怎么说呢?真是有些说来话长了……”

    云中鹤道:“你不用说,我知道你遇到什么麻烦了。我是开天眼的,能掐会算。”

    李百户一愕,顿时有些不信了。

    尽管张大虎把云中鹤吹得天花乱坠,但李百户毕竟见多识广,觉得这仅仅只是江湖把戏而已。

    只不过他实在是遇到天大难题了,病急乱投医,这才来找云中鹤碰碰运气。

    其实,自己内心也没有抱有太大希望。

    “哦?先生您说说看。”李百户决定了,如果云中鹤说对了,那他就继续下去。

    但如果云中鹤说错了,那证明他就是一个骗子,就莫要怪他翻脸无情了,少说也要割掉云中鹤的舌头,他可是冒着巨大的风险来找云中鹤的啊。

    要是让蓝神仙知道,李田不去找他算命,而是来找云中鹤,那李田的皮都会被扒掉。

    但是蓝神仙收钱太狠了,三千两一次啊。

    云中鹤道:“老套路,你在心中写一个字,记住在心中写,我开了天眼,自然知道你写的是什么,然后经过这个字,再给你算命。”

    李百户道:“好,那我开始在心中写了。”

    云中鹤心中默念,十六号精神病,上身。

    结果,没有反应。

    十六号,精神病上身。

    依旧没有反应!

    我……我……我日啊!

    这啥意思啊?之前完全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啊!

    二十三号达芬奇,上身。

    依旧没有反应。

    八号贝多芬,精神病上身。

    还,还是没有反应。

    靠,靠,靠,诸位精神病大爷,别玩我了啊。

    十万火急,性命攸关啊。

    总之,不管云中鹤怎么召唤,体内的这些精神病人格都没有出现。

    难道这是大姨夫来了?每个月总有几天不想上班?

    而就在此时,李田百户道:“先生,这个字我在心里写完了,您算吧!”

    靠,没有十六号精神病人的读心术,该怎么算啊?

    呃,李百户,我如果说我大姨妈来了,有点不舒服,不想上班,你……你能接受这个解释吗?

    应该是不能的哦。

    见到云中鹤久久没有回应,李田百户皱眉,然后道:“先生,这个字我已经在心中写完了,您说说看,我写的什么字?然后您开始为我算卦啊。”

    云中鹤依旧没有回应,而是闭着眼睛,掐着手指,装着算命的样子。

    那句话怎么说的?表面淡定无双,内心慌得一逼。

    见鬼的精神病人,你们是不是在报复我?你们是不是妒忌我长得帅?

    尝试了十几遍,会读心术的十六号精神病人依旧没有上身。

    李百户声音都变了,目光也变得阴冷起来:“先生,这个字我已经写完了,你开始为我算卦吧。”

    然后,他的手本能地握向了刀柄。

    如果云中鹤算不准他心中的字,就证明他是一个骗子,那就不要怪他李百户翻脸无情了。

    我堂堂百户官,杀你一个江湖骗子,比杀一条狗还要容易。

    云中鹤依旧闭着眼睛,掐着手指。

    李田在心中默念倒数:“十,九,八……”

    等待他倒数结束,云中鹤依旧没有开口的话,他也会动手杀之。

    一个江湖骗子,竟然敢耍我城卫军百户官?

    那些精神病人依旧没有上身,不仅仅十六号会读心术的鬼,连一个精神病人都没有上身。

    云中鹤睁开眼睛,深深吸一口气。

    接下来要靠自己的智慧,还有运气了。

    “三,二,一!”

    李田百户倒计时结束了,暗中将刀子抽出了半寸,冷冷道:“云先生,我心中那个字已经写好了,你不是开了天眼的吗?开始算吧,那是什么字?我又遇到了什么麻烦,该如何破解?”

    “如果你算对了,我就把这个锦囊送去城主府,亲手交给井无边公子。如果你算错了,那就抱歉了,打击腐朽迷信是我们城卫军衙门不可推脱的责任,就不要怪我辣手无情!”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第九号量子》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