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九号量子(书号:39845

正文 第52章:真是天才!神技救美

作者:沉默的糕点
    “零!”

    寡妇宁清的倒计时结束了。m4xs.com

    然后,她呆住了!

    而宁鹊目光望向了主人,她这一刀该不该割下去啊?

    宁清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通红的美眸盯着云中鹤。

    这……这是一个乞丐混混?

    这是一个幼儿启蒙一年就辍学的文盲?

    能够写出这样的诗?

    “这首诗叫什么?”宁清问道。

    云中鹤想了一会儿道:“还真没有想好名字,如果你硬要取一个名字的话,那就叫作太阿先生吧。”

    《太阿先生》?

    对,太阿,太贴切了。

    第一句,梅逢东西惜离别。

    在这个世界,告别一般都是折柳,折梅相送,春夏折柳,寒冬折梅。

    尤其是有人被贬官,从繁华的东边去了荒凉的西边。

    越往西,气候越干燥,越是凄凉。柳树种不活了,梅花也种不活了。

    所以东边梅多,越往西越少。

    二十年前,大夏太子造反兵败,而作为太子的师傅,李太阿被贬官流放到极西荒凉之地,无数文人墨客纷纷折梅相送。

    第二句,雪逐南北悲倾倒。

    大雪一般从北向南下的,越往南边,天气越热,就越没有雪了。

    而且每逢大悲大伤之事,天公仿佛要都要降下大雪。

    或者有天大的冤屈,或者有天大的血债。

    二十年前,大夏帝国太子造反,兵败身亡的时候,就洋洋洒洒下了几天几夜的暴雪,仿佛要遮掩这无边无际的鲜血。

    从北到南,万里雪飘,苍茫大地,凄白一色。

    整个天下无一人敢戴孝,但大雪染白,使得整个天下,亿万人戴孝。

    第三和第四句,一身本是山中人,难与王孙慰怀抱。

    这两句诗则是感叹太阿先生出身卑微,在山中苦读,狂放孤傲,怀才不遇,被权贵鄙夷看不起。

    若非太子三顾草庐,又岂有这一段君臣之缘。

    …………

    原本这一首诗就已经是上好,这一心中解释,顿时成为了绝好。

    完全是对太阿先生这一生的注解。

    而太阿先生,是宁清这位传奇才女这一生最仰慕的大师。

    瞬间,这首诗真的穿透了她的心灵。

    然而更难的是,这首诗的取题是非常随意的。

    这云傲天荒诞,一开始写了那四句卑劣歪诗,完全是随机的。

    所以宁清让他以(每血一难)作为四句诗的开头,完全是出其不意,让人毫无准备。

    时间如此短暂,仅仅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完全不亚于七步成诗了。

    用这四个字开头作诗本已经很难,做出一首上佳之作更难,仅仅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做出来,更是难上加难,做出来的诗还要切题,击中宁清的心灵,简直难如登天。

    宁清望向云中鹤的目光还是充满了不敢置信。

    这是一个乞丐能做出来的诗?这是一个文盲能做出来的诗?

    这等才华,何等少见?

    太惊艳了。

    足足好一会儿后,宁清道:“好诗,好诗。”

    顿时宁鹊立刻将刀子从云中鹤的腹下移开。

    云中鹤不由得长长送了一口气,全身几乎都汗湿了,甚至刚才还有尿裤的冲动。

    宁清望向云中鹤乞丐一般的面孔道:“你有权力调戏诗词了,我们可以继续聊下去了,你想要说什么?做什么?”

    而此时,她鼻孔的血继续源源不断涌出,而且嘴角也开始溢出了鲜血。

    如同泉水一般。

    这情形不对啊?

    按照那个卧底记录的详细资料,宁清应该是慢性汞中毒,铅中毒之类。

    比如头发脱落,比如尿血,比如月事不尽,手臂上有丘疹,失眠,多梦等等。

    而眼前这么严重,应该是急性汞中毒了啊,甚至不仅仅是汞中毒了。

    而且看着架势,应该是刚刚中毒不久。

    “主人,我立刻去叫大夫。”宁鹊飞快狂奔而出。

    “我就是大夫。”云中鹤道:“你主人这是被人下毒了,而且是不久之前下毒的,必须立刻救治,否则会有性命之危。她刚刚吃了什么,把送食物的,做食物的人,全部抓起来。”

    宁清望着云中鹤一会儿,颤抖道:“你……你快走。”

    说罢,宁清直接昏厥了过去。

    宁鹊二话不说,又朝外面跑去。

    云中鹤嘶声道:“别去,现在只有我能救你主人。”

    宁鹊回头看了云中鹤一眼,犹豫了很久。

    尽管眼前这个乞丐表现是有些诡异,但她还是相信熟悉的大夫。

    所以,她还是跑了出去,找大夫。而且主人忌讳很多,只会让女大夫治病。

    云中鹤此时再也管不了这么许多了,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葫芦,直接上前将宁清抱了起来。

    “啪啪啪……”几个耳光扇过去。

    然后,又在她人中狠狠按了下去。

    宁清幽幽地醒了过来。

    云中鹤二话不说,直接把葫芦里面的液体灌入她的嘴里。

    半分钟不到,就把半葫芦的液体全部灌入她的肚子里面。

    宁清气喘吁吁道:“你,你给我喝的什么,味道怎么那么怪?”

    “还能有什么?”云中鹤道:“我的童子尿。”

    靠?不对,云中鹤怎么可能随时随地带那玩意。

    但这话一出,宁清脸色剧变。

    “呕……呕……”

    瞬间,她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部喷涌而出。

    吐得上气不接下气。

    但云中鹤还不满足,因为吐得还不够干净。

    肚子里面的毒还没有吐完。

    于是,他直接捏开宁清的嘴巴,又把剩下半壶也灌入了进去。

    接着,用筷子猛地捅宁清的喉咙。

    宁清又一阵狂吐。

    而此时云中鹤贴着她的耳朵,低声道:“宁清大人,不要说话,记住我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非常重要。”

    宁清一边吐,一边点头。

    云中鹤快速地说话,完全是争分夺秒,却又丝毫不耽误救人。

    只不过画面有点惨烈。

    等到宁鹊带着四名大夫冲进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了这一幕。

    云中鹤正在往宁清嘴里灌东西,而且用筷子捅。

    这……这简直是谋杀现场啊。

    顿时,宁鹊脸色剧变。

    她后悔莫及,刚才她着急跑出去找大夫,竟然把主人和这个乞丐丢在了书房里面。

    真是太疏忽了。

    “云傲天你做什么,找死吗?”宁鹊厉声道:“来人,将这个乞丐的双手双腿打断,丢到地牢去。”

    顿时,几名武士冲入进来。

    “别打他,别伤他。”宁清无比虚弱道。

    “是!”宁鹊点了点头道:“主人,许大夫来了。”

    这进来的四个大夫,果然全部都是女子。

    云中鹤道:“已经催吐完了,快去拿牛乳给宁清大人喂下去,不断地喂,不断地喂。”

    那名女大夫道:“我知道怎么做,你出去,男人在这里不方便。”

    然后,几名武士过来将云中鹤带走。

    云中鹤道:“宁清大人,记住我说的……医嘱……啊!”

    然后,下一秒钟他就如同小鸡一般,被几名武士带走了。

    宁清艰难地看了云中鹤一眼,直接昏厥了过去。

    宁清大人的心腹宁鹊道:“将云先生带去休息,好好招待。”

    几名武士押着云中鹤,离开宁清的书房。

    临走时,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宁清。

    …………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云中鹤问道。

    因为几名武士没有带他去城堡的其他房间,而是朝着外面走去。

    “到了你就知道了。”其中一名武士道。

    接下来,竟然进入了一个地下通道。

    这……这是要押往地牢?

    云中鹤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刚刚救活了你们宁清大人。”

    那名武士道:“一切都宁清大人醒来之后再说,是救是谋害,还不一定呢。”

    然后,云中鹤直接被扔进了地牢之内。

    接下来几个时辰内,云中鹤一直都在城堡的地牢里面,没有任何人来理会。

    没有人送饭,也没有人来告诉他,宁清究竟醒了没有,被治好了没有。

    云中鹤就这么盘坐着,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面孔凝重,但内心跳跃。

    局面变得非常有意思起来了。

    超乎寻常的有意思啊。

    原本云中鹤还觉得这个任务会很难完成,而如今敌人好像要帮自己一把,使得一切都变得容易起来了。

    有意思,有意思。

    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

    半天时间过去了。

    一天时间过去了。

    忽然,两名武士进入了地牢里面,直接把刀子横在云中鹤的脖子上。

    “要死,还是要活?”那名武士问道。

    “要活,要活。”云中鹤道。

    那名武士道:“你如何知道宁清大人被下毒了?”

    云中鹤道:“这说来话长了,主要是看症状。”

    那名武士又道:“这个城堡内,是不是有你们裂风城的卧底?”

    云中鹤眼睛眯起,沉默不言。

    然后,锋利的刀刃猛地一压,那名武士继续寒声道:“要死,还是要活?”

    “要活。”云中鹤道。

    那名武士道:“那就说话。”

    他让云中鹤说话,而不是让他说实话。

    云中鹤点头道:“对,这个城堡内有裂风城的卧底。”

    那名武士道:“是不是你们的卧底给宁清大人下毒?”

    云中鹤道:“大人,我该说是,还是说不是啊?”

    “你想不想死啊?”那名武士道。

    “是。”云中鹤直接了当道:“没错,是我们裂风城的卧底给宁清大人下毒的。”

    那名武士又道:“你们先派卧底给宁清大人下毒,然后你云傲天来给她解毒,拯救她的性命,这样一来你就对宁请大人有救命之恩,接下来的报告中,宁清大人自然要偏袒你们,是吗?”

    哇!太天才了,敌人这个诬陷简直无懈可击呀。

    “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无耻的阴谋。下毒的也是你们,救人的也是你,为了这份报告,你们真是不折手段,但这完全是自寻死路啊!”

    “裂风谷的云傲天,你谋害宁清大人罪证确凿,且已招供,当被处死!”

    ………………

    注:下一章就逆转,绝不拖戏!

    恩公若有推荐票,请千万给我,看今天票数能不能破一下记录,叩首谢恩。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第九号量子》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