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九号量子(书号:39845

正文 第53章:覆雨翻云!逆转秒杀

作者:沉默的糕点
    立刻处死?

    就在这牢房里面处死我云傲天?

    顿时,云中鹤赶紧高举双手道:“恩公,我愿意戴罪立功,我愿意背叛井中月,我愿意到宁清大人的面前招供一切,把屎棚子扣在井中月的头上,这样裂风谷就死定了,毕竟我是裂风城锦衣司的第三主簿,我的话更有说服力。”

    那名武士冷笑道:“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

    云中鹤道:“只要背叛井中月,栽赃井中月,那我就能活下去了对吗?”

    那名武士道:“对,不仅能够活下去,而且还能得到一笔银子,数量非常非常惊人的银子。”

    云中鹤道:“能让我做官吗?”

    那名武士目光一寒,然后笑道:“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但是你要立下大功。我现在就带着你去见宁清大人,见诸侯联盟大会的其他大人,你知道应该怎么说话吗?”

    云中鹤道:“知道,知道。”

    那名武士道:“你只要记住一点,时时刻刻都有一个弓弩瞄准的脑袋,只要你说错一个字,立刻就死,不会给你任何喘息机会懂吗!”

    云中鹤道:“明白,明白!而且我手无缚鸡之力,就算我乱说话,你们轻而易举都可以弄死我。”

    然后,那名武士带着云中鹤走出了地牢。

    此时,整个城堡戒备森严,到处都武士,显然态势又发生了变化,更加紧急了。

    ………………

    再一次来到了宁清的书房,只不过这里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了,而且还点燃了熏香。

    有几个官员坐在屏风之外,应该是诸侯联盟大会的其他成员。

    门口,四名武士高手如同钉子一般站着。

    书房里面跪着两个女子,早已经是遍体凌伤,这是被抓捕的卧底?

    而床榻之上,宁清静静坐在那里。

    云中鹤被押到书房之内。

    宁鹊把一个本子丢在了云中鹤的面前,这上面用的是特殊的文字代码。

    “云傲天,跪在你面前的这两个女人就是潜伏在宁清大人身边的卧底,一个是厨房的帮工,一个是扫地的仆女,这是他们用特殊代码记录的情报。”宁鹊寒声道:“我们现在充分怀疑,给主人下毒的就是这两个卧底。”

    云中鹤沉默不言。

    宁鹊道:“你是裂风城锦衣司的第三主簿,这本东西的特殊代码,你应该看得懂,告诉我这是什么?”

    云中鹤道:“这,这确实是裂风城黑血堂的密码,这上面记录的都是宁清大人的生活细节。比如她的脸色,掉头发,还有月事缠绵不停等细节。”

    宁鹊道:“也就是说,这两个下毒之人,果然是裂风城潜伏在主人身边的卧底?”

    云中鹤道:“对,她们都是裂风城黑血堂的密探。”

    宁鹊脸色剧变,寒声道:“果然是这样,云傲天你想要活命的话,你只能戴罪立功,一五一十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www.83kxs.com”

    云中鹤道:“是!我们先派人给宁清大人下毒,然后再派我来救治宁清大人,这样宁清大人就欠我们一个天大的人情了,她的报告就只能偏袒我们了,而且我们还能把下毒的罪名栽赃到洗玉城的莫氏家族头上。”

    宁鹊目光阴冷道:“果然是一条毒计啊,真是无耻之极。”

    然后,宁鹊望向云中鹤道:“还有你的那首诗《太阿先生》也早就准备好了,根本不是临时而作,甚至这首诗根本就不是你做的,对吗?”

    云中鹤一愕,这不仅是要我背叛井中月,栽赃裂风城,还要毁掉我的才子之名?

    “云傲天,是或不是?”宁鹊道:“想要活命的话,就从实招来,不要任何遮掩。”

    云中鹤道:“对,这首诗不是我做的,甚至一开始嘲笑宁清大人月事经痛,还有掉头发的歪诗,也是早就设计好。那首《太阿先生》更不是我做,是井中月身边的才子提前写好的,为宁清大人量身定做的。我只是一个文盲,一个不学无术的乞丐而已。”

    还真是扯淡了,那首诗确实是云中鹤写的,而且是急智之下,不到一分钟写出来的。

    宁鹊道:“这一切,就是为了让主人惊艳你的才华,进而青睐你这个人,对吗?”

    云中鹤道:“对!”

    宁鹊躬身道:“主人,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裂风城主井中月卑鄙无耻,陷害于您。而且利用您爱才的特点,用另类恶心的美男计来毁坏您的名誉。”

    此时床榻上围着蚊帐,隐约只能看到宁清的婉约轮廓。

    足足好一会儿,她没有出声,但是呼吸却急促起来,显然无比之愤怒。

    宁鹊躬身道:“主人,该如何处置?”

    又过了几秒钟,宁清开口道:“所有人都出去,云傲天和宁鹊两个人留下来。”

    顿时,所有人全部退出了书房。

    宁清虚弱道:“云傲天,你确定?你做的那首诗,都是提前设计好的,根本不是你临时所作?”

    而此时,云中鹤背后几十米处,一个弓弩手将手指放在扳机上。

    云中鹤道:“对,一切都是提前设计到的,一切都是裂风谷的阴谋。”

    “卑鄙,无耻。”绝美寡妇宁清颤抖道。

    宁鹊道:“主人,不要为这等卑劣无耻之人伤了肝气。这个云傲天,该如何处置?”

    宁清道:“让他吃一顿饱饭,然后带到城堡西北角的柴房杀掉。你亲自去办,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他毕竟是裂风城锦衣司的主簿,是上了级别的官员。”

    宁清再一次强调:“记住带去柴房杀掉,别让任何人看见。”

    “是!”宁鹊道。

    云中鹤顿时高呼:“冤枉啊,冤枉啊,云清大人。不是说只要招供,就饶我一命……”

    但是下一秒钟,他直接被捂住了嘴巴。

    “我这就去办!”宁鹊躬身道,然后她直接将云中鹤拖走了。

    ………………

    接下来,云中鹤又被关在了城堡内的一个小房间里面。

    他的面前,摆满了鸡鸭鱼肉,还有一壶酒。

    这就算是他的断头饭了。

    “好好吃吧,吃完好上路,怪就怪你跟错了主人。”

    然后,整个小房间内就剩下云中鹤一人。

    他端起一杯酒,泪水洒落到酒里,然后一饮而尽。

    这酒,辣中带苦。

    就这样,云中鹤一杯又一杯。

    酒入愁肠,泪水狂涌而出。

    没过一会儿,就喝得淋漓大醉,然后一边哭一边嚎叫。

    “冤枉啊,冤枉啊!”

    “我要见宁清大人啊,冤枉啊。”

    “宁鹊,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不是说招供了,就饶我不死的吗?”

    ………………

    半个时辰后,几名武士进来,把云中鹤全身上下搜得干干净净,不留任何东西。

    接着,将他带了出去。

    云中鹤跌跌撞撞,道:“这,这是要送我上路了吗?”

    没有人理会他。

    来到院子之外,女武士首领宁鹊已经等候在这里了。

    “人交给我。”宁鹊下令道。

    “是!”两名武士道。

    宁鹊一把捏着云中鹤的脖子,如同小鸡一般将他拖走了。

    走了几十米,来到了城堡的西边角落,这里有一间柴房,里面有一个超级大锅,里面正烧着热水。

    因为宁清非常爱干净,时时刻刻都需要热水,所以这里的热水是不间断的。

    这灶很大,里面大火爆燃。

    “知道主人为何会选择在这里杀你吗?”宁鹊冷笑道。

    云中鹤醉醺醺摇头。

    宁鹊道:“因为这里方便啊,杀完了,直接把你尸体往灶火里面一扔,直接就烧成灰烬了,彻底人间蒸发。”

    云中鹤哭泣道:“你们答应过我的啊,只要我背叛井中月,只要我污蔑她,你们就放过我,就饶我一命的啊。”

    宁鹊道:“你三岁小孩子吗?这么天真,别人的许诺也敢当真?”

    云中鹤道:“你们无耻,你们背信弃义。”

    宁鹊冷笑道:“让你饱餐一顿再上路,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跪下吧,我动作会很快,一刀下去,直接人头分离。”

    云中鹤哀求道:“别杀我,别杀我,我还有用的,我还有用的啊。我可以出面作证,我可以当着诸侯联盟大会的面指认井中月,我愿意全面配合你们啊。只要别杀我,然我做什么都可以啊。”

    宁鹊冷道:“这样效果确实更好,但是主人下令杀你,我当然要照办。而且只要让主人觉得这一切是井中月的阴谋,就完全足够了,不需要再节外生枝了。”

    云中鹤忽然恍然大悟道:“我……我知道了,给宁清大人下毒的压根不是什么裂风谷的卧底,而是你对吗?是你给宁清大人下毒的,只有你最方面,因为你是宁清大人最信任的人。”

    宁鹊一愕,然后低声道:“你还不傻啊,不过非常可惜,你没有机会告诉主人了,这里百米之内没有半个人,你说的这些没有一个人听得到。”

    说罢,宁鹊直接将刀子横在云中鹤的脖子上,只要他大口出声,立刻割掉他的脑袋。

    云中鹤低声颤抖道:“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你是宁清大人新信任的人,绝对心腹,为何要背叛她啊?”

    宁鹊道:“因为什么?因为……爱情吧?”

    云中鹤道:“秋水城的人?你为秋水城的人办事?”

    “凭他们,也配?”宁鹊道。

    云中鹤道:“那就是洗玉城的莫氏家族?”

    宁鹊道:“临死之前,知道那么多做什么?”

    云中鹤道:“不对,你根本不知道宁清大人会接见我,这完全是偶然。所以你给宁清大人下毒是为了别的理由,你先要把下毒的罪名栽赃给裂风城是不假。但是还有一点,你想要制造出一种情景,宁清大人中毒已深,眼看就要死了,谁也救不了。而这个时候,洗玉城的莫氏家族派来了一个奇人,拯救了宁清大人,这样她就欠了洗玉城一个天大的人情了。但是没有想到阴差阳错之下,我竟然救了宁清大人的性命,所以你就将计就计,设计了这个天大的阴谋,把一切罪名栽到我和井中月主君的头上,让裂风谷彻底得罪了宁清大人。”

    “了不起,了不起。”宁鹊道:“你猜对了八分,已经非常聪明了,你真的是一个乞丐吗?不过非常抱歉,一起都太晚了,这一切你下地狱和阎王爷说吧。”

    接着,宁鹊高高举起战刀,冷笑道:“安心上路,不要怪我。”

    然后,她猛地一刀斩下。

    云中鹤大声喝道:“宁清大人,还不出手?”

    下一秒钟!

    “嗖嗖嗖嗖嗖……”

    暴雨梨花针,猛地爆射而出。

    瞬间,这些毒针大部分射中了宁鹊,还有少部分射中了云中鹤。

    紧接着,地上仿佛一个机括猛地弹起,直接将云中鹤弹飞了出去。

    中了毒针仅仅几秒钟,两个人直接瘫软了下来,直接倒地。

    接着,柴房的角落开启了一道暗门,几个身影缓缓从地下密室走了出来,为首的便是寡妇宁清。

    那么已经彻底瘫倒在地,但宁鹊还是彻底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我……我这是在做梦吗?

    做一场噩梦吗?

    赶紧醒来,赶紧醒来啊。

    云中鹤道:“宁清大人,幸不辱命,一切真相大白了,您亲耳听得清清楚楚。”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第九号量子》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