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九号量子(书号:39845

正文 第61章:被征服的宁清大人

作者:沉默的糕点
    李氏这话一出,在场几人面色猛地一变。

    蠢货啊!

    你现在应该抵死不认的,这样就算你死了,但是你的儿子,你的家人还能活下去。

    而你一旦招供了,不但你要死,全家人都要跟着一起死了。

    但是这李氏就只是一个普通女子而已,在如此恐惧之下,哪有不招供了。

    别说是李氏了,就算换成诸位看书的恩公,虽然英俊可爱,但遇到这种酷刑在前只怕也是要怂的。

    她这一招供。

    调查团的年轻官员,还有被裂风城收买的官员纷纷鼓噪,一副义愤填膺。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好卑鄙的洗玉城啊,好卑鄙的莫氏家族啊,好卑鄙的秋水城啊。”

    “现在一切真相大白了。”

    “我们连夜上书诸侯联盟大会,一定要揭露秋水城和洗玉城的无耻阴谋。”

    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现在云中鹤扮演的是南周帝国的绝色贵族美少女,她的目标就是为了报复,她对无主之地的诸侯之争不会有任何兴趣的。

    “好了,现在真相大白了,你们无主之地这些诸侯们的龌龊我不敢兴趣。”云中鹤寒声道:“我虚月夜只在乎一件事情,刚才陷害宁清姐姐的人必须要死,刚才得罪我的人,也必须要死。”

    接着,他二话不说抽出一支匕首,对着乳母李氏心脏位置猛地刺入。

    这个中年女子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直接一命呜呼。

    然后,他拿着匕首来到那个黑衣女武士李敏的面前。

    就是这个女人打晕云中鹤,并且将他塞入了宁清的被窝之内。

    当然云中鹤杀她不是为了报仇,而是避免夜长梦多,杀人灭口。

    现在她们都懵逼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但等到她们清醒之后,禀报给主人,那些老谋深算的人还是会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所谓南周帝国贵族千金就是云傲天假扮的。

    那个这个结果再不可思议,再荒谬,只要没有别的解释,那这就是真相。

    但云中鹤还没有来得及动手,便有几名武士挡在她的面前,阻止他杀黑衣女武士。

    “这位小姐,她不是宁清大人的奴仆,而是诸侯联盟大会的护卫,就算要杀,也要禀报诸侯联盟,不可以私自杀之的。”一名官员寒声道。

    “夜夜杀不得,那我杀得吗?”后面忽然传来了寡妇宁清的声音。

    寡妇姐姐,你终于不装昏睡了吗?

    很显然宁清也知道,不能留这个黑衣女武士活口。

    她直接从床上起来,拔出一支利剑,直接来到黑衣女武士面前。

    “宁清大人,这不符合规矩。”一名官员阻拦道。

    宁清寒声道:“规矩?那你们陷害我的时候,就有规矩了吗?回去之后,我便辞去诸侯联盟大会的所有职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不在乎了。www.kmwx.net”

    然后,她手握利剑对准那个黑衣女武士的心脏部位,缓缓刺了进去。

    云中鹤刚才杀李氏的时候,动作非常犀利,非常快。

    而现在宁清杀人,动作坚定而又缓慢。

    那个黑衣女武士显得极其痛苦,鲜血不断从口中涌出,却发不出半个字,浑身颤抖着倒下。

    “现在所有人都滚出去。”宁清道:“明日一切照旧,正式公布秋水城和裂风城的战争报告。”

    …………

    一刻钟后!

    宁清房间里面所有人都退得干干净净。

    “好手段啊,虚月夜小姐。”宁清寒声道:“这一切都是你的诡计啊,仅仅一人便扭转乾坤,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包括我在内。”

    宁清非常生气。

    云中鹤的这个举动,不但羞辱了其他人,更加包括宁清在内。

    云中鹤道:“周围完全无人,您可以自由说话了。”

    宁清上上下下看了云中鹤好一会儿,极度愤怒中完全不掩饰内心的惊骇。

    她对云中鹤的身份,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

    因为她也完全看不出破绽,眼前这人就是一个女子。

    “你究竟是不是云傲天?”宁清问道。

    “是!”云中鹤道。

    宁清道:“给你半个时辰,恢复真面目给我看,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房间。”

    …………

    半个时辰后。

    恢复了真面目的云中鹤出现在宁清的面前,他没有带男装,但宁清偏好中性打扮,有几件男子袍服。

    然后……宁清再一次看呆了。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云傲天会俊美到这个地步?

    难怪他扮成女人会如此美丽。

    这张面孔,实在是妖孽啊。

    有些男人俊美到一定级别的时候,就会雌雄莫辨。

    说的就是云中鹤这种人。

    这简直是蓝颜祸水啊。

    甚至宁清的心脏狠狠跳动了几下,呼吸都微微有点急促。

    如果纯粹是一个顶级美男子出现在她面前,还不会与这么大的触动。

    但这个人之前的形象是一个又老又丑的乞丐啊。

    不仅如此,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和宁清在一个被窝。

    宁清是被迫成为天煞孤星的,她又不是天生冷淡。所以面对云中鹤这样的妖孽美男子,实在是内心狂跳。

    “亏得井中月舍得派你出来执行这么肮脏下贱的任务。”宁清冷道。

    云中鹤道:“术业有专攻,我本就是肮脏下贱之人。”

    寡妇宁清款款坐下,道:“云傲天,你现在很得意吧,仅仅一个人就扭转乾坤了。你觉得已经大功告成了是吗?”

    她目光寒冷,声音愤怒。

    “但是云傲天,你觉得我真的会修改这份报告吗?”宁清冷道:“那我告诉你,就算你再奸诈,就算你手段再高超也没有用,我依旧一字不改。在我的报告中,战争的责任依旧在裂风城头上,我依旧会建议诸侯联盟大会制裁封锁裂风谷,你的任务依旧失败了。”

    云中鹤没有说话,而是来到宁清的身后,轻轻揉捏她的肩部和颈部,为她按摩。

    “别碰我,把你脏手移开。”宁清厉声道。

    云中鹤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按摩她的太阳穴。顿时寡妇宁清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脖子都完全通红。

    “为什么?为什么”宁清忽然怒道:“为何我身边的人都要背叛我,为何所有人都要算计我?包括你这个肮脏的东西。”

    云中鹤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有利益,当然就有背叛。有些时候,所谓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足。”

    宁清道:“难道就没有真正的高尚和忠诚吗?”

    云中鹤道:“有啊,真正的高尚者,身边会簇拥一批真正的忠诚者,他们有共同的信仰和追求,不会被利益所动。但……你不是真正的高尚者,你只是被迫高尚。”

    这句话,直接说到了宁清的心中去了。

    是啊,她不是真正的高尚。

    宁清很聪明,是一个传奇才女,她很爱虚名的。

    否则,她也不会冒险去南周帝国参加科举。

    两次丈夫横死,使得她背负了天煞孤星的名声,成为了一个灾星。

    她能怎么办?

    当然需要用高尚的名声来洗刷。

    所以她才去救助无家可归者,才去办学堂。

    她不是真正的高尚者。

    所以她才会近乎变态地在乎自己的名声。

    不是真正的高尚者,就吸引不来纯粹的忠诚者,当然就会被利益吸引走。

    “那我这一生做的一切难道就没有价值吗?我就是一个虚伪的女人吗?”宁清问道。

    “不,你依旧很伟大,瑕疵的伟大才是真伟大。完美的伟大,让人畏惧。”云中鹤道:“当我们看到一个完美的伟大之人,应该充满恐惧,因为这个人很可能要毁灭世界了。”

    接着,云中鹤又道:“所谓伟大,所谓高尚,终究是论迹不论新心。”

    宁清道:“傲天,那你会背叛井中月吗?有多大的利益,能够让你背叛井中月?”

    云中鹤道:“多大的利益都不可能。”

    宁清道:“你就那么高尚,那么忠诚吗?”

    云中鹤道:“不,因为我是一个疯子。我不在乎任何利益,我随心所欲。”

    宁清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云傲天,我还是决定不修改这份报告,我还是要让裂风城面临灭顶之灾,我还是要让你完不成任务,让你回去之后,被井中月处死。”

    云中鹤沉默。

    宁清道:“没错,我极度痛恨秋水城,极度痛恨洗玉城的莫氏家族。因为他们要毁掉我的名声,而我除了名声已经一无所有。我对他们恨之入骨,但是我对你更加恨之入骨,因为你对我的伤害更大。”

    “你走吧,你失败了。”宁清挥手道:“别逼着我派人将你扔出去。”

    云中鹤没有说话。

    宁清道:“你不威胁我吗?只要你用男儿之身离开这里,我的名声就毁了,我们就同归于尽了,你这一招应该很有效的,你应该这样逼我的。”

    云中鹤道:“那样你会死的。”

    然后云中鹤重新坐在镜子面前,把自己打扮成为绝色美人。

    打扮完了之后。

    他再一次用二十七号鬼娘上身的女子声音道:“宁清姐姐,我走了,再见呀!”

    没有任何哀求。

    没有任何劝说。

    更没有轻薄,拥抱,强行亲吻之类。

    哪怕他走出这扇门,就意味着任务彻底失败了。意味着裂风城会再一次被制裁,意味着他在井中月面前第一次重大任务就面临失败。

    宁清的娇躯开始微微颤抖,望着云中鹤的背影。

    走到一半,云中鹤脚步停了下来。

    宁清冷笑。

    你云傲天休想在我面前演戏,休要演什么欲擒故纵,还是要返回来求我吗?

    云中鹤摊开笔墨纸砚,缓缓道:“上次你不是说,让我用瑟写一首诗吗?当时心中已有了千古绝唱,但因为负气,所以不愿意写出来。现在我走了,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这首诗送给你。”

    然后,眼中和挥毫泼墨,写下了一首千年不遇级别的经典名诗。

    真正的空前绝后。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个世界的典籍和中国历史战国之前相同,所以庄子和古蜀望帝杜宇的典故可通用)

    写完了这首诗,云中鹤头也不回地走了。

    宁清走过来,看了这首诗一眼。

    瞬间……

    她的整个娇躯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完全不能动弹。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全身的酥麻和颤栗。

    这首千年不遇的核弹级名诗,直接把她轰得魂飞魄散。

    她猛地狂奔几步,从背后搂住云中鹤的腰,将脸贴在他的后背柔声颤抖道:“别走,别走,陪着我。”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第九号量子》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