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九号量子(书号:39845

正文 第67章:神机妙算云中鹤!质变

作者:沉默的糕点
    “将两位先生请进来。www.6zzw.com”井中月下令道。

    “是!”

    片刻后,进来了两个人。

    其中两个人云中鹤见过,都是井中月的幕僚,全部都是书生打扮。

    “这两位是我城主府的幕僚,陈临,于灯两位先生。”井中月介绍道。

    “拜见城主。”两位幕僚躬身拜下。

    但是这二人对云中鹤完全视而不见。

    尽管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一次云中鹤立下了大功,就是靠他征服了宁清,进而修改了报告内容,这才使得裂风谷躲过了这次制裁。

    但是在他们眼中,云中鹤依旧是那个不学无术的乞丐混混。

    骗财骗色,坑蒙拐骗,完全是鸡鸣狗盗,不了台面的下贱胚子,就算功劳立得再大又如何?

    我等读书人,不屑与之共处一室。

    人来齐了,井中月这便要开始对云中鹤进行谋略的考验了。井中月也非常希望给云中鹤一次机会,从骗财骗色的小白脸,变成一个智囊军师,这样才真正有前途,能够登大雅之堂。

    当然从某种程度,也只有登入大雅之堂的云中鹤才有资格迎娶井中月。

    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想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启禀主君,左岸先生到了。”紧接着,外面传来了一名武士的声音。

    “左岸先生?”井中月惊愕。

    然后,她立刻起身迎了出去,而那两位幕僚赶紧紧随其后,甚至还没有出门,腰就已经弯下来了。

    显然,这位左岸先生的份量很重,地位很高啊。

    片刻之后,井中月迎着一个老者再一次进入城堡之内。

    来的这个老者穿着麻布袍子,枯瘦身体,头发昏黄,唯有一双眼睛黑暗明亮,闪烁着深不可测的光芒。

    井中月道:“左老,您不在家中静养,急匆匆来这里,所为何事?”

    老者左岸道:“今日对裂风谷太关于重要了,我不得不来。”

    井中月朝云中鹤介绍道:“这位左岸先生早年间就跟随我父亲,如今裂风谷的基业,左老居功甚伟。”

    云中鹤明白了,这陈临和于灯顶多只是幕僚,而这位左岸先生是裂风谷真正的军师。

    他虽然没有官职在身,但是地位一点都不亚于裂风令闻道夫,甚至还在对方之。

    “左老,请坐。”井中月道。

    左岸军师道:“主君请。”

    然后,云中鹤与陈临,于灯三人站着,井中月和那位左岸先生坐着。

    ………………

    接下来,井中月将今日之事详细告知。

    今日洗玉城少主莫秋反应极其奇怪,宁清的报告如此偏激狭隘,完全偏向于裂风城,井氏不但丝毫没有惩罚,反而还有补偿。

    而秋水城却要遭到全面制裁,要知道秋水城是洗玉城莫氏家族的附庸,莫秋为何不阻止,反而赞同这份报告,并且全力促成对秋水城的制裁。

    这一点实在太匪夷所思,可以说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根本不知道莫秋要做什么。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此人谋略很深,心思歹毒,今日所谓肯定有巨大阴谋。

    井中月道:“莫秋今日之举动必有阴谋,诸位请为我分析,如何透过迷雾,洞悉他的险恶用心,进而运筹帷幄。陈临先生,你先说。”

    幕僚陈临起身,躬身行礼道:“主君,左老,属下觉得这是莫秋以退为进之计,先麻痹我们裂风谷,等我们再露出破绽,再一击致命。”

    井中月道:“于灯先生,你说说看。”

    幕僚于灯站起,躬身行礼道:“主君,左老。我觉得这是莫秋的阴谋,因为山谷城堡距离我们太近了,我们的一千多军队就在不远处,他怕我们鱼死网破,毕竟宁清大人的报告有利于我们。所以他先承认了这份报告,把宁清大人先骗回大西城,那里才是诸侯联盟大会的地盘。到了那里之后,他们就会想办法逼迫宁清改口,或者用把柄威胁宁清,或者索性毁掉她的名声,总之就是要将这个报告重新改回去,变成完全不利于我们裂风谷的内容,进而制裁我们。”

    井中月又道:“云傲天,你来说说看。”

    对云中鹤谋略智慧的考验来了。

    然而此时云中鹤站着一动不动,反而闭眼睛陷入了沉思。

    他在回忆今天的每一幕,尤其是莫秋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有两点非常奇怪。

    第一,莫秋手中明明有宁清的致命把柄,却完全不用。

    第二,莫秋非但承认了宁清的报告,而且还主动提出要对秋水城进行制裁。

    尤其是第二点,实在是太怪了。

    莫秋他甚至把制裁的内容都说出来的,一是赔款,二是逼迫秋水城裁军,甚至要让诸侯联盟驻军秋水城,监督丘氏家族。

    他这是要做什么?

    太离奇了啊!

    井中月见到云中鹤毫无反应,直接道:“云傲天,你睡着了吗?”

    云中鹤忽然猛地睁开眼睛,然后他非但没有说话,而是朝着里面的房间走去。

    “主君,你跟我来。有些话,我只能说给你一个人听。”

    然后,他二话不说就离开了。

    顿时两个幕僚脸色一变,这个云傲天太混账无礼了,这是你嚣张的地方吗?

    左老还在呢。

    井中月绝美的面孔也笼罩了一层寒霜,朝着左岸行了一礼,然后进入房间之内。

    ………………

    “云中鹤,我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井中月道:“你说自己有谋略之才,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所以把两个幕僚找来,甚至左军师都到了,他是真正的谋略大才。这等机会你不好好抓住,反而在这里装神弄鬼?”

    云中鹤手指不断敲击桌面,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然后在房间内不断转圈,显得很焦躁。

    “云中鹤,你虽然立了大功,但我这个人赏罚分明,小心我将你吊起来抽五十鞭子。”井中月冷道。

    云中鹤目光望向井中月道:“主君,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出大事了,肯定出大事了。”

    “我裂风谷即将大祸临头,大祸临头了。”

    云中鹤的口气非常惊悚,但听去非常像是他算命的那一套。

    一般算命先生先是耸人听闻,吓得你一愣一愣的,然后再诱骗你花钱,他再教你如何破解灾难。

    而云中鹤此时的表现和算命先生是一模一样的,那么浮夸,那么一惊一乍。

    井中月二话不说,直接从房间角落里面找出一个鞭子。

    她赏罚分明,说要抽鞭子,就一定要抽。

    “主君,我们中计了。”云中鹤望着井中月道:“这个莫秋极其厉害,他的诡计真是一环接着一环,让人防不胜防。”

    井中月一愕道:“云中鹤,你认真的?”

    她发现云中鹤态度严肃,不像是故作惊悚。

    云中鹤道:“这段时间,我们都把目光凝聚在宁清身,都在这份调查报告,从而忽略了其他地方。所以莫秋却已声东击西,在其他地方给我们致命一击了。”

    “主君你想想看,他明明有把柄能够威胁宁清,却完全不用。”

    “秋水城明明是莫氏家族的附庸,今日莫秋非但不帮忙,然而落井下石,要严厉制裁秋水城,这是为何?”云中鹤道:“这不仅仅是要表现诸侯联盟大会的公正无私,更重要是为制裁我们裂风谷做铺垫准备的。秋水城犯错要制裁,那如果裂风谷犯了很大的错误呢?更加要制裁。”

    “主君,我们立刻回裂风城,立刻回去。”云中鹤道:“现在就回去,一分一秒都不要耽搁。”

    井中月望着云中鹤良久。

    然后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回去。”

    云中鹤不断转圈道:“希望还一切还来得及,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然后井中月真的翻身马,仅仅带着二百名骑兵,立刻离开了城堡,要用速度赶回裂风城。

    可怜的左岸军师,刚刚才到野猪领城堡,这又要一路颠簸回去了。

    而陈临和于灯两位幕僚,还有左岸军师则被留下了,明日跟着大部队回去。

    …………

    巨大的马车内,云中鹤和井中月对面而坐。

    “主君,你这么信我吗?”云中鹤道:“我说让您回去,您就回去?”

    井中月道:“提前回去不算付出什么代价,我只是依旧愿意给你证明自己的机会,但如果你错了,以后就乖乖去骗财骗色,什么谋略,什么智慧,什么娶我,休要提起。”

    一行二百骑兵,拼命狂奔,

    在马车内,云中鹤飞快阅读着最近裂风城送来的各项报告,尤其是黑血堂,还有锦衣司送来的报告。

    他阅读的速度非常快,一目十行,差不多看了百份。

    当看到某一份报告的时候,云中鹤脸色煞白。

    足足好一会儿,云中鹤道:“主君,不用急着赶回去了,可以停下来了,返回野猪领城堡吧。”

    井中月绝美的面孔一变。

    云中鹤,你不要太过分,你真是活腻了吗?

    她觉得自己这个主君,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愿意给臣属机会。

    你云中鹤耸人听闻,一惊一乍,说要让我速度赶回裂风城,我井中月立刻抛下大部队,甚至把左岸军师都抛下不管,一路狂奔返回裂风城。

    要知道我井中月已经几天几夜都没有休息了。

    而现在已经奔出几十里了,你又忽然改口,说不用回去了,要返回野猪领城堡?

    你把我井中月这个主君当成什么了?你就真当我不能惩罚你吗?

    但是她还是强忍着怒气,淡淡道:“云中鹤,请你给我一个理由,不然我真的要对你执行军法了。”

    “主君,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云中鹤道:“莫秋已经得逞了,大祸已经发生了。”

    井中月道:“出了什么大事?出在何处?”

    云中鹤道:“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应该我们裂风谷的核心之地白银领,我们的财源核心,白银盐井。”

    “主君,我们的盐井一定出大事了,一定死了很多很多很多人,我们这次要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绝不仅仅是制裁那么简单了。”

    井中月觉得匪夷所思,云中鹤仅仅只是看了一份报告,就判断白银领的盐井出大事了?

    实在是太装神弄鬼了。

    太装腔作势了。

    井中月拿过那份报告,这只是一份非常普通的汇报,就说黑血堂武士秘密巡视白银盐井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了两个童工,但已经被及时送回家了,盐井相关主管还是被鞭笞罢职了。

    这种事情之前很常见的,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井中月位之后,严厉杜绝使用童工,这类事情就几乎没有了,时隔半年多又出现了一次。

    而且这份几千字的报告中,关于童工之事也仅仅只是提到了半句而已。

    云中鹤就凭着这几个字,断定白银领的盐井出大事了,而且裂风谷要面临灭顶之灾?

    他要么是神仙,要么就是疯子。

    但云中鹤可不就是疯子吗?疯言疯语的,一旦进入自我的世界,完全不可自拔,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能掐会算,智近乎妖的军师了。

    “主君,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如果我没有算错,灾祸已经发生了,我们想办法面对吧,这会是几年以来,我们裂风谷最大的危机。”

    “莫秋此人,太狠毒了,毫无人性。”

    “这次会死多少人?几百个,千个?”

    云中鹤不断念叨,在井中月眼中,他就是一个疯子,疯言疯语。

    井中月见之,不由得内心叹息:真是……可惜了。

    井中月也不想云中鹤只是作为一个骗财骗色的小混混,真的希望他有大才,这样才能登堂入室。骗财骗色小白脸永远不了台面的,永远只是一个卑劣下贱之人。

    “云中鹤,我给过你机会了,但你没有抓住,你注定是不堪大用之人。”然后井中月就要在心中划掉云中鹤的名字。

    然而!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由远而进。

    “前面是主君吗?我是冷碧,我是冷碧。”

    黑血堂之主冷碧的声音,沙哑而又激动,甚至带着一丝惶恐。

    井中月心脏不由得一跳。

    真的出大事了,绝对出大事了。

    否则冷碧也不会亲自抛下裂风城的一切赶来。

    下一秒钟,冷碧直接冲入了马车之内,颤抖嘶声道:“主君,出事了,出大事了。”

    “我们白银领的盐井塌方爆炸,死了一千多人,里面还有一百名童工,最小的才六岁。”

    “我们严令盐矿内不得用任何童工,哪怕一个都不行。完全不知道这些童工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是怎么进入盐井的。”

    “这些人死状惨不忍睹,而恰巧诸侯联盟大会,诸侯联盟商会的许多人也都在视察盐井。”

    “南周帝国的商人,大赢帝国的商人,大凉王国商人,诸侯联盟官员,诸侯联盟商人,总共近百人也死在里面。”

    “主君,我们裂风谷,遭遇灭顶之灾。”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第九号量子》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