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九号量子(书号:39845

正文 第123章:敌十万!全军覆灭!

作者:沉默的糕点
    裂风城在一道山谷之中,狭长地形,东西两边都是海拔千米的高山,是几乎不可以行军的。

    南北两道城墙一拦,中间便是裂风城,东西宽不足三里,但是南北长度超过十里。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澹台镜采用了另类的东西南北包围策略。

    北边城墙由宁无忌统帅两万大军堵住,澹台镜率领八万主力,主公南城墙,因为这里地势更加开阔,城墙长度超过了六里,八万大军能够勉强铺开。

    而北边城墙长度仅仅只有三里左右,大军攻城实在是铺不开。

    另外,澹台镜还调遣了上千名武者,从东西两边高山潜入裂风城,突袭城主府。

    这个战略部署可谓是万无一失了。

    ………………

    “进,进,进,进!”

    随着一声令下,澹台镜麾下的八万大军迈着整整齐齐的步伐,继续前进。

    顿时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裂风城两边高山无数飞鸟纷纷惊得飞出。

    因为兵力优势实在是太大太大了,所以这一战不仅仅要赢,更加要威严,要体面。

    这是澹台灭明的原话。

    不能再用无主之地诸侯的级别来要求这支军队,而是要用一个王国的军队来要求自己。

    不能在两大帝国面前弱了声势,让人看轻了自己。

    所以,与其说这一战是为了灭掉井氏家族,不如说是为了一场华丽的军事表演。

    用雷霆之力,将井氏家族的军队碾为齑粉,将这个家族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

    让两大帝国对澹台灭明产生一定的畏惧,为将来的裂土封王打下基础。

    “进,进,进,进!”

    八万大军,排列成为二十个方阵。

    整整齐齐,方块一般。

    前方的投石机军队,弓箭手,左右两翼的骑兵,中间的步兵。

    八万大军,如同战争机器一般,整齐前进。

    确实威风凛凛,让人敬畏。

    随着大军的逼近,裂风城内的民众,感觉到无比的压力,甚至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他们之所以没有逃亡,一是因为这里有饭吃,因为城内堆积了无数的粮食。

    二是因为他们觉得,就算澹台家族占领了裂风城,也不会对这些平民大开杀戒。

    但是听说了落叶领的事情后,他们不敢这么笃定了。

    对于这一战的结局,裂风城子民不敢抱有任何希望,觉得井氏家族必败无疑,他们唯一祈祷的就是诸侯联军冲进来之后,不要大开杀戒,不要烧杀抢夺。

    八万大军继续前进。

    五里,四里,三里,二里。

    “止!”

    随着一声令下,最前方的军队停下脚步。

    后面的军队继续前进,进入各自的阵地之内。

    攻城之前,需要在一次集结列阵,要的就是整整齐齐,要充满仪式感。

    澹台镜气宇轩昂地驰骋而出,来到了裂风城墙之下。

    ………………

    裂风南城墙,六里多长,十米高,三米厚,绝对算得上是坚城了。

    但是,城墙上的守军也未免太稀疏了吧?

    澹台镜来到城墙之下,不由得惊愕了一下。

    因为六里长的城墙上,守军连一千都没有,稀稀拉拉的也没有任何精神。

    巨型强弩没有,投石机也没有。

    井中月这是干嘛?还没有开战,就彻底放弃自我了吗?

    裂风城内起码也有近万守军的啊,南城墙是重中之重,你起码应该布置八千守军啊。

    结果你连一千都没有,而且还都是老弱病残?

    “让井中月出来说话。”澹台焚作为副将,当然不能让世子澹台镜亲自喊话。

    但是城墙之上,没有任何反应。

    真是让人无语,你们井氏家族这是要干什么?直接放弃治疗吗?

    之前占领整个裂风谷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按说裂风城应该有真正一战了吧,没有想到更加过分,摆出了直接躺在地上,任由你蹂躏的架势了。

    “让井中月出来说话。”澹台焚继续道。

    片刻之后,一个人跌跌撞撞冲上了城头,一边跑一边还在系衣衫。

    此人正是井无边。

    “大舅哥,你好,你好,我未婚妻无盐还好吗?你这次把她带来了吗?”井无边招手道。

    澹台镜面孔一颤,我们是来攻打裂风城的,来灭你井氏家族,不是来做客的,带什么澹台无盐?

    不过井无边这个废物也有废物的用处,等打下裂风城之后,必要的时候,可以将井无边扶上傀儡城主之位,这样澹台家族就更加名正言顺地统治裂风谷了。

    澹台焚道:“井中月呢?”

    是啊,井中月到了哪里?

    她在北城墙!

    井氏家族所有主力,都在北城墙。

    所有的巨型强弩,所有的投石机,七千主力,全副武装,都在北城墙。

    北边城墙仅仅只有三里长,这么多军队根本乘放不下。

    北边城墙之外是宁无忌率领的两万诸侯联军,他眯起眼睛,看着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守军,还有不计其数的守城器械,不由得惊愕?

    井中月这是要做什么?

    南城墙才是主战场啊,我这边是打酱油的,是堵住后路,免得你们逃跑的。

    怎么你们把主力大军都放在北边来了?摆出一副要和我一决生死的架势?

    你不要搞错主要矛盾啊,要灭你们的是澹台家族,我宁氏家族只是来跟风的。

    ………………………………

    澹台宇宙,这个名字极其霸气了。

    他是澹台灭明的堂弟,也算得上是澹台家族的第三高手,他从小到大就算是一个武痴,统率着澹台家族的无血堂,他还兼任了大西武院的总教习。

    此时,他带着上千名武者,沿着裂风城的西山攀爬。

    他的目标很简单,直接突袭城主府,直捣黄龙。

    在他的率领下,近千名武者高手,无声无息地攀爬。

    这山很陡峭,唯有一条勉强称得上路的山路,途中有好几个关卡,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冷碧率领数百名武士高手,守在这些关卡上,堵住敌人突袭之路。

    “预备!”

    随着冷碧一声令下,井氏家族几百名武士举起强弩瞄准。

    “嗖嗖嗖嗖……”

    澹台家族上千名武者,分散在山坡上,如同壁虎一般,飞快地冲上来。

    “射杀!”

    随着冷碧一声令下,几百名井氏家族武者,手弩狂射。

    澹台家族武者,一个接着一个被射中,从悬崖坠落,摔成肉泥。

    ………………………………

    主战场,南边城墙!

    井无边依旧热情无比,大声道:“大舅哥,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怎么还带这么多人啊?”

    澹台镜不屑和这样的废物说话。

    澹台焚上前道:“让井中月出来说话。”

    井无边道:“井中月她不在啊,你有什么话,我可以转告。”

    澹台焚道:“最后通牒,请井氏家族立刻交出云中鹤,井中月束手就擒,打开城门,彻底投降,否则我十万大军立刻将尔等斩尽杀绝。”

    井无边咧嘴道:“你能说人话吗?我听不懂啊。”

    我艹你大爷,你这等文盲,当时是怎么赢得比文招亲的啊?

    “交出云中鹤,否则将你们全部杀光。”澹台焚厉声道。

    井无边道:“哦,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傲天,他们让我交出你呢。”

    此时!

    一阵妙绝仙音响起。

    然后一个美男子款款走上了城头,真正的羽扇纶巾,风姿卓绝。

    不过这幅打扮,看上去很熟悉啊?

    对!

    94版《三国演义》电视剧里面的诸葛亮造型。

    为了更像诸葛亮,云中鹤甚至贴上了假胡须,手中还拿着羽毛扇。

    走上城头之后,后面还有两个童子,一个抱着香炉,一个抱着古琴。

    全部都让开,我诸葛中鹤要上演《空城计》了。

    “无边,你且退开!”云中鹤挥了挥羽毛扇,道:“我要装逼了,你们退得远一点,免得被我的剑气误伤。”

    井无边退后二十步。

    云中鹤道:“再远一些。”

    井无边又后退三十步。

    云中鹤道:“再远一些。”

    井无边又后退了五十步,直接消失了。

    于是,整个城头上就剩下云中鹤,和两个童子。

    古琴摆在面前,云中鹤盘坐下来。

    旁边的香炉袅袅,茶水滚滚。

    好一副仙风道骨啊。

    云中鹤缓缓道:“澹台世子,别来无恙啊!”

    澹台镜俊美无匹的面孔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是真看不上云中鹤的这种装腔作势。

    死到临头,还装神弄鬼。

    一个乞丐堆里长大的小白脸,卑贱得如同臭虫一样,竟然真的迎娶了井中月。

    这样卑贱之徒,他澹台镜与之说一句话,都算是耻辱。

    “云中鹤,你立刻束手就擒,引颈受戮!”澹台焚冷道:“否则等我们攻入城内,将你千刀万剐,扒皮抽筋。”

    云中鹤淡淡道:“澹台世子,看在情敌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话,赶紧带领你的十万大军速速退走,否则灭顶之灾,就在眼前!我云中鹤有经天纬地之才,能够召唤雷霆,能够召唤神龙,能够天翻地覆,能够天崩地裂,尔等十万大军,在我眼中,如同土鸡瓦狗一般,灭之不费吹灰之力。”

    “澹台世子,看到那条线没有?”

    澹台焚不由得回头看去,距离城墙五百米的地方,有一条白线。

    云中鹤道:“一旦你的大军越过这条线,我便召唤天谴,将你们十万大军,斩尽杀绝!”

    “勿谓言之不预!”

    澹台镜目光微微一抽,他真的有一股冲动,直接冲上城墙,一拳头将云中鹤捶死。

    但是,他不屑。

    这样太不体面了,他未来是要称王的,云中鹤这样卑贱之徒,只配死在刽子手下,不配他这个未来王者出手。

    杀云中鹤,都脏了他澹台镜之手。

    澹台镜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回头,驰骋回大军阵列。

    “大军列阵!”

    “前进!”

    “攻打裂风城,踏平裂风城!”

    “将井氏家族,斩尽杀绝!”

    “将云中鹤扒皮抽筋,凌迟处死!”

    随着一声令下,八万大军再一次集结列阵。

    惊天战鼓声响起。

    “砰砰砰砰砰……”

    八万大军,踏着整齐的步伐,潮水一般涌向城墙。

    速度越来越快。

    而此时,城墙上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这六里城墙上还有一千名老弱病残,而现在竟然全部退下去了。

    甚至云中鹤身后的两个童子也退下去了。

    巨大的城墙上,只有云中鹤一个人,而且他还在弹琴。

    《卧龙吟》。

    既然表演空城计,就要比诸葛大神还要彻底。

    就是一个兵都没有。

    而且《三国演义》里面的空城计是假的,但我诸葛中鹤的空城计可是真的。

    要装逼,就要装到极致!

    “冲,冲,冲!”

    敌人八万联军越冲越快。

    黑黑压压,浩浩荡荡,席卷天地,仿佛要彻底淹没了裂风城。

    “踏平裂风城!”

    “踏平裂风城!”

    “斩尽杀绝!”

    八万大军,呼啸着,咆哮着。

    而云中鹤,演奏的风格从舒缓,渐渐变得激烈,慷慨,激昂!

    “当当当当……”

    明明是《卧龙吟》,却活生生被他弹奏成为了《十面埋伏》的架势。

    敌人大军距离他画的那条白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云中鹤弹琴的架势越来越癫狂,越来越激烈。

    从《十面埋伏》的架势变成了《命运交响曲》。

    明明只有一个人在弹奏,却给人一种整个交响乐团的感觉。

    因为,整个天地都在为他伴奏。

    无尽的战鼓声。

    八万大军的呼喊声,八万大军脚步敲打地面的声音。

    无数声音碰撞在一起,形成了最激烈的乐章。

    “当当当当当当……”

    我的琴声,金戈铁马,杀气腾腾。

    一人,面对十万大军奔腾如潮!

    这一幕,放在任何电影,都足以成为史诗级画面。

    八万大军距离那条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百米。

    八十米。

    五十米。

    十米。

    越过了!

    澹台镜率领的八万大军,前锋越过了云中鹤画的那条白线。

    云中鹤警告过的,一旦越过白线,就要引来天谴,将这八万大军斩尽杀绝。

    瞬间!

    云中鹤停下了所有的演奏。

    尽管天地之间,依旧一片轰鸣。

    但是在他眼中,却一片静寂。

    死一般的静寂。

    仿佛原子弹爆炸之前那种让人窒息的静寂。

    天地万物,全部蛰伏,安安静静,听我一声响!

    云中鹤闭上眼睛,开始倒数。

    五,四,三,二,一!

    妈蛋,尴尬了。

    还没有炸,没有精确到秒。

    云中鹤不得不加戏,朗声大吼道:“我云中鹤,引来天谴,将尔等粉身碎骨!”

    “粉身碎骨!”

    随着云中鹤一声咆哮。

    “轰……”

    地下的怒帝陵墓中,第一个火药包爆炸了。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每一次爆炸,都如同地底下的雷鸣一般。

    引来一阵颤抖。

    仿佛大地深处的愤怒。

    云中鹤猛地站起,挥舞纸扇,高声大呼:“天地神龙,听我调遣,天翻地覆,天崩地裂,将这些土鸡瓦狗,全部埋葬,全部埋葬!”

    此时,云中鹤用尽了所有的力量,疯狂咆哮!

    “轰轰轰轰轰……”

    地下陵墓中,几十,几百个火药包,猛烈爆炸。

    几万斤火药爆炸。

    几百根支撑石柱,猛地断裂。

    然后!

    前所未有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距离裂风城墙五百米的地面,纵横几里的地面。

    猛烈坍塌。

    几里几里的大地,猛地塌陷。

    天翻地覆,天崩地裂。

    澹台镜的八万大军,成片成片被吞噬。

    “轰轰轰轰轰……”

    天地之间,只剩下一阵阵惊天巨响。

    两边的山峰,承受不了这么大的重力差,竟然开始迸裂。

    仿佛地下有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恶魔,张开大嘴,将澹台镜率领的八万大军,彻底吞噬。

    真的如同地龙翻身。

    整个裂风城,都在瑟瑟发抖。

    诸侯联军,成片成片地消失。

    方圆几里的地面上,尘土滚滚,将天上的烈日,都彻底遮蔽。

    大地继续崩塌!

    原本不在计划范围内的地面也开始崩塌。

    一道道裂缝,猛地撕开。

    可怕的崩塌,不断蔓延到裂风城墙。

    云中鹤真的要吓尿了。

    靠,靠,靠!

    别这样啊!

    按照计划,坍塌范围只是到城墙之前五百米的啊。

    这种坍塌再继续的话,裂风城墙也要坍塌了啊。

    我,我是不是该跑啊?

    我这一跑,装逼就不帅了啊。

    不跑,不跑!

    我诸葛中鹤绝对不跑,头可断,血可流,造型不能乱。

    于是在这天崩地裂之前,云中鹤依旧羽扇纶巾,潇洒倜傥,手中羽扇,直指前方大地。

    仿佛大魔法师一般,召唤神龙,引发天崩地裂。

    真正是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

    城墙之下,无数人瑟瑟发抖,却又抬头仰望,不由得敬佩无双。

    云中鹤大人真乃神人也!

    ………………………………………

    城主府北山。

    冷碧率领的几百名黑血堂武士,已经支撑到了极致,摇摇欲坠。

    澹台家族的武者实在太强了。

    就算井氏家族武者占据地利,而且关卡在手,居高临下。

    但……还是被敌人冲了上来。

    尤其是澹台宇宙,他的武功太强了,根本无一合之敌。

    就算再陡峭的悬崖,他也如履平地一般。

    轻而易举就冲了上来!

    “射杀他,射杀他……”冷碧大声高呼。

    几百名井氏武士,全部瞄准澹台宇宙,疯狂乱射。

    “嗖嗖嗖嗖……”

    箭如雨下。

    澹台宇宙,一手攀爬,一手舞剑,竟是将射向他的箭雨全部皮飞。

    一手剑舞得如同防护罩一般。

    就这样,他轻而易举冲上了山顶的小城堡关卡,然后直接冲杀了过来。

    “拦住他!”

    随着一声令下,井氏家族的武士前仆后继,疯狂冲了上去。

    但是……根本拦不住澹台宇宙。

    他的武功太强了,一剑一个,杀得井氏家族人仰马翻。

    转眼之间,就要杀穿了井氏家族在山顶城堡的防线。

    冷碧高呼:“楚昭然,跟我上!”

    顿时,冷碧和楚昭然拔剑,猛地冲了上去。

    两人战澹台宇宙一人。

    冷碧武功很高,楚昭然更高。

    前面十几招,勉强能够抵挡澹台宇宙,但是三十招之后,便落于下风。

    只有在开杀之后,才知道一个人的武功高低。

    冷碧和楚昭然知道,澹台宇宙的武功很高,但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高。

    此人静静只是澹台家族第三高手啊,就已经如此厉害,那澹台镜和澹台灭明,该厉害到何等程度了?

    这样下去,不到百招,楚昭然和冷碧就要输了,甚至会被杀。

    然后,澹台宇宙率领着几百名武者,就会长驱直入,杀入城主府。

    那里可有裂风夫人,麝香夫人,还有许安蜓和小宝宝。

    冷碧脑子里面浮现刚出生小宝宝的眼睛,那个刚睁开的大眼睛,黑黝黝的,如此天真无邪。

    她猛地一咬牙。

    拼了!

    然后,她如同疯魔一般,冲了上去,完全是奋不顾身的战斗法子。

    楚昭然见之,也一声怒吼,披头散发,疯狂冲杀上去。

    而就在此时!

    “杀,杀,杀!”

    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战鼓声。

    澹台宇宙闪电一般后退几步,楚昭然和冷碧也停止战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山下,裂风南城墙的主战场。

    澹台镜的八万大军攻城了。

    他们在山顶上,看得清清楚楚,真的是无主之地百年来最宏大的战争画面。

    八万大军潮水一般涌向了裂风城墙。

    而城墙上,除了云中鹤,空无一人。

    激烈的战鼓声,八万大军冲锋声,哪怕在山顶上也听得清清楚楚。

    澹台宇宙淡淡道:“裂风城完了,你井氏家族完了。”

    冷碧和楚昭然面孔一阵抽搐。

    虽然云中鹤口口声声说有妙计将敌人大军斩尽杀绝。

    但……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因为云中鹤的计划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有他和井中月知道。

    要知道,南周帝国在裂风城的最高卧底老千还没有揪出来呢。

    所以在所有人看来,这一战完全是绝望之战。

    冷碧和楚昭然,只是尽家臣本分而已。

    而此时,最后一丝希望也要破灭了。

    敌人八万大军距离裂风城越来越近,城头上云中鹤依旧在装神弄鬼。

    完了!

    井氏家族要完了。

    裂风城要完了。

    然而就在此时!

    更加华丽的一幕出现了。

    山顶上的众人看得比云中鹤清楚多了。

    一阵阵轰鸣巨响。

    然后天翻地覆。

    方圆几里的地面塌陷。

    澹台灭明率领的八万大军,就这么成片成片被埋葬,消失在视野之内。

    我……我……我靠,靠,靠,靠,靠……

    冷碧双腿都要抖了。

    这个时候,她脑子里面甚至浮现了云中鹤那副老乞丐的贱样。

    “冷碧大人,我要和你困觉。”

    这个人,这么神吗?

    真正经天纬地之能,惊天地泣鬼神之才啊?

    这个时候,冷碧心中的崇拜狂涌而出。

    她忍不住几乎要狂呼:云傲天大人,我要和你困觉。

    而楚昭然见到这一幕,也头皮一阵阵发麻,全身一阵阵战栗。

    脑子里面只回响一句话。

    我……我……我好像得罪过云傲天大人。

    他的心胸好像不是很宽广啊。

    我上一次的道歉,是不是不够诚意啊?我这个人膝盖是不是太硬啊?

    面对这样鬼神莫测之人,好像跪一跪,也没什么啊。

    而澹台宇宙,则是天灵盖都要掀开了一般。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天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一眨眼之间?我澹台家族的军队都不见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在做梦,只是在做梦!

    ……………………………………

    井中月好恨!

    讨厌的云中鹤,讨厌的夫君,只顾着自己装逼。

    这天崩地裂的一幕,这埋藏八万大军的一幕,她已经幻想很久了,等待很久了,只想着亲眼目睹。

    结果,云中鹤说北边的战局才是危险,必须由她来主持。

    宁无忌这个人非常隐忍可怕,如果南边主战场澹台镜赢了,那宁无忌这两万大军不会动。

    但如果让他知道澹台镜的八万大军全军覆灭了,那宁无忌反而会立刻攻城,夺下裂风城,为宁氏家族立下这不世奇功。

    有井中月在的话,宁无忌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南边主战场的天崩地裂,哪怕隔着十里也听得清清楚楚。

    井中月闭上眼睛,脑子开始幻想那一幕。

    然后依旧兴奋得微微颤栗,内心的杀戮欲望狂涌而出。

    每当这个时候,她要么杀戮,要么蹂躏云中鹤。

    两样,必须选一样。

    但现在云中鹤不在身边,所以只能杀戮了。

    顿时,井中月一声令下!

    “开战!”

    顿时,北边城墙上所有的投石机,所有的巨型强弩,疯狂咆哮,猛烈开火,朝着宁无忌率领的两万诸侯联军轰杀而去。

    宁无忌顿时要疯了。

    井中月你是疯了吗?你疯了吗?

    我没有主动攻打你,你却主动来打我们?

    但是他内心清楚地知道,南边战场肯定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

    于是,宁无忌下令。

    “大军后撤五里!”

    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更加惊了。

    因为,裂风城北城门大开。

    井中月率领几千军队杀了出来。

    你,你这个女人只怕是疯的吧?

    这个关键时刻,你不守城,你竟然杀出来?

    你这不是将裂风城置于危险之地吗?

    但是,井中月就是杀出来了。

    她率领一千多骑兵,如同尖刀一般,猛地刺入宁无忌的两万大军之中。

    她的长枪,依旧纵横无敌。

    所过之处,如同狂风卷落叶一般,只要被她长枪碰到一下,就直接飞了出去。

    “嗖嗖嗖嗖嗖……”

    真的如同表演杂技一般。

    她驰骋过的地方,无数敌人飞向空中。

    ……………………………………

    “轰轰轰……”

    南边主战场,大地塌陷终于停止了。

    距离城墙还有二百米的地方停止了,云中鹤长长松了一口气。

    虽然场面远远比比想象中的大,但终究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至少裂风城没有塌陷。

    再看前面巨大的空地上。

    彻底空无一人。

    澹台镜的八万大军,就好像从来都不存在一般。

    直接从这个世界上彻底被抹去了。

    方圆几里的地面上,只有无数的大坑。

    鲜血看不见,尸体也几乎没有多少。

    只有浓烟滚滚。

    八万大军,就这么死绝了,彻底被埋葬。

    真正的弹指间,灰飞烟灭!

    真是爽到了无边无际。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装逼无数次,就这一次最爽。

    哈哈哈哈哈!

    回头一看!

    城内,无数人纷纷跪下。

    “云中鹤大人万岁!”

    “云中鹤大人万岁!”

    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敢站在地面上。

    这一刻云中鹤在所有人心目中,真的如同神人一般。

    紧接着,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响起。

    一个人缓缓走来。

    此人,正是裂风令闻道夫,井中月的老师,裂风城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此时也一身戎装,朝着云中鹤走来。

    登上城楼。

    闻道夫大人朝着云中鹤躬身拜下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今日一战之后,云中鹤大人必定闻名天下。”

    真是不容易啊,闻道夫这种级别的大人物终于也向云中鹤伏首称臣了。

    在距离云中鹤还有几米的地方,闻道夫大人双膝跪下。

    “闻某替井厄老城主,替井氏家族,替裂风城万千子民,拜谢云中鹤大人。”

    接着,在闻道夫的带领下。

    城内上万子民,全部整齐拜下。

    “拜谢云中鹤大人救命之恩!”

    “拜谢云中鹤大人救命之恩!”

    云中鹤赶紧道:“不敢,不敢,闻道夫大人请起,诸位父老乡亲请起。”

    闻道夫大人目光狂热,隐隐带着热泪。

    好让人感动的一幕,白发苍苍的闻道夫,为了井氏家族,为了裂风谷万民,向如此年轻的云中鹤跪下了。

    然后……

    闻道夫大人,从袖子里面抽出一支利剑。

    他的整个身体,如同仙鹤一般猛地跃起。

    手中利剑,朝着云中鹤的脖子猛地斩下。

    “抱歉,云中鹤大人,各为其主!”

    “奉命,诛杀云中鹤!”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第九号量子》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