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九号量子(书号:39845

正文 第124章:结束!澹台灭明吐血!

作者:沉默的糕点
    闻道夫大人的身体猛地跃起,拔剑劈向云中鹤。

    眼看云中鹤就要一命呜呼。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大人小心。”旁边有人一阵高呼,然后整个身体猛地扑了过来,再一次挡在了云中鹤面前。

    “噗刺……”闻道夫的剑直接劈砍在他的后背之上,鲜血喷涌而出。

    此人,又是乞丐花满楼。

    从开战到现在,他时时刻刻都躲在云中鹤身边,履行他的诺言,能不能保护您是能力问题,愿不愿意是态度问题。

    与此同时!

    另外一道身影,闪电一般飙射而出。

    就是井中月身边的高手阿呆,之后一直被派到云中鹤身边。

    就算云中鹤刚才在唱空城计的时候,他也一直藏在城楼里面。

    此时阿呆闪电出手。

    瞬间,直接把闻道夫大人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

    “嗖嗖嗖嗖嗖……”

    云中鹤手中暗器,飙射而出。

    无数的毒针,暴雨一般倾洒而出,全部击中了闻道夫的身体,瞬间将他彻底麻痹了。

    云中鹤望着扑在身上的人,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面孔,乞丐花满楼。他的后背被切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泉涌。

    第二次了!

    第一次,他为云中鹤挡箭,肚子被射穿了。

    这一次,整个后背都被劈开了,甚至连脖子都要被切开了,伤势很重,真的有性命之危了。

    云中鹤颤抖道:“你,你为什么啊?我们之间,没有那么深的情感啊。”

    花满楼艰难喘息道:“你不懂,你不懂。”

    云中鹤道:“我不懂,那你告诉我?”

    花满楼颤抖道:“我说过,我要守护主君一辈子,但……她仿佛非常厉害,不需要我守护。所以……”

    云中鹤作为主君井中月的丈夫,手无缚鸡之力,所以花满楼就将这种疯狂的忠诚释放在云中鹤身上。

    井中月疯了,你花满楼也是疯的啊?

    云中鹤望着花满楼如同金纸的一般的面孔,后背鲜血真的泉涌一般,止都止不住。

    这次他伤得太重了,整个后背几乎都被砍穿了,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真的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而且这伤口也太大了,足足一尺长,深可见骨,甚至连内脏都看得见了。

    “你,你疯了?我知道南周帝国有一个高级卧底在裂风城内,我是故意一个人,吸引他来杀我的,我有办法自保的啊。”云中鹤怒吼道:“不用牺牲自己为我挡剑的啊!”

    “我,我哪里知道。”花满楼这句话说完,直接昏厥了过去,身体正在快速失温。

    必须立刻手术,立刻止血。

    “井无边,这个南城墙交给你了。”云中鹤高呼道:“来人,抬着花满楼大人立刻进入城主府内,要快,要快。”

    与此同时,让几个人用赶紧的布匹,用力按住花满楼背后的伤口,尽量止血。

    止血药剂,拼命地往上洒,但根本就没有用,这些止血药立刻就被血水冲掉了。

    “把闻道夫关起来,全身锁住,卸掉下巴,千万不能让他自杀,我还要审问的。”云中鹤大喝道。

    然后,他狂奔前往城主府。

    “准备我的医药箱,准备酒精,准备纱布,之前被我验血过的人,定为o型血的,全部集合。”

    上一次验血,是为了许安蜓小姐姐。

    因为她分娩的时候,确实非常凶险,随时都可能会有出血的风险,为了保守起见,云中鹤为他验了血型,也为自己这具身体验了血型,而且给府内很多人都验了血型。

    那么,在古代就可以验血型的吗?

    古代是没有的,一直到1900年左右,奥地利科学家才开始血型的研究。并且在1930年,因为发现了血型,这位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

    但是这个办法并不难,就是先将血液采集,然后分离出红细胞和血清。

    不同人的红细胞和不同人的血清,是否会凝集,如果会凝集,那就说明不吻合,不能输血,如果不会凝集,就说明能够吻合。

    这种办法虽然不能准确判断出所有的血型,但几个大众血型还是能断定出来的。

    当时验过血型之后。

    云中鹤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许安蜓小姐姐是o型血,万一发生了出血,也不难找到血源。

    云中鹤这具身体的血型,极度极度罕见。

    他找了上百个标本,都不能和他的血清融合,毫无例外发生了凝集反应。

    他……竟然是熊猫血。

    具体概率是百分之一的熊猫血型,还是万分之一的熊猫血型,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万一他需要输血的时候,基本上是找不到匹配血型的。

    所以他以后要小心了,就算受伤也不能太重。

    接下来,云中鹤用最快速度为花满楼验明血型。

    幸好,不是什么熊猫血型,但也不是很大众的血型,不过接受输血没有问题。

    云中鹤立刻找来了几个匹配血型的仆人,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先做了血液凝集实验。

    确实不会凝聚,再为几个仆人抽血,整整抽了一千多毫升。

    接下来为花满楼做手术。

    而这个过程中,因为失血过多,花满楼满脸苍白无色,呼吸极其微弱,而且身体已经开始抽搐了。

    云中鹤赶紧为他输血,并且开始做缝合手术。

    此人为他挡剑,几乎丧命,云中鹤必须救他。

    幸好有青霉素,否则这么大伤口做实验,就算缝合好了,也会感染发炎而死的。

    也幸好云中鹤准备好了足够足够的羊肠线。

    这不是很难的手术,但却是一个大手术,需要耗费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

    因为花满楼的伤口实在太长太深了,不但要缝合肌肉和脂肪层,还要缝合血管和神经。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云中鹤快速地做手术,脸上汗水不断流出,旁边麝香夫人用香喷喷的丝巾为他擦汗。

    他做手术救人的这一幕,实在把人震撼住了。

    刚才他坑杀诸侯联军八万,就已经足够惊人了。

    现在,他竟然用这种方法救人,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位姑爷,真乃神人也。

    …………………………

    与此同时,在西边高山顶上。

    澹台宇宙亲眼见到八万大军全军覆灭之后,整个人彻底冰凉,他带来的几百名武者也静寂无声。

    冷碧道:“澹台宇宙,你们已经输了,就不要徒增伤亡了,退了吧。”

    而这个时候,澹台宇宙目光开始变得越来越凶猛,越来越冷。

    “退?!”澹台宇宙再看北边城墙,井中月已经率军杀了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澹台宇宙道:“你们的裂风城,现在是彻头彻尾的空城了,我为什么要退?哈哈哈哈!井中月这个疯子,竟然带着六千军队冲出城去,和宁无忌的两万大军厮杀?使得整个裂风城毫无防守,我为什么要退?我完全可以轻而易举杀入城内,将城主府内的人全部杀光,占领整个城主府。”

    “裂风夫人风韵犹存,麝香夫人美不胜收,刚好我想要尝一尝,不可以吗?”澹台宇宙狞笑道:“我这几百人依旧可以占领城主府,甚至可以和宁无忌里应外合,占领整个裂风城,我们并没有输!”

    然后,澹台宇宙挥舞利剑,更加疯狂地厮杀过来。

    或许是因为眼睁睁看着八万联军被埋葬了,他的内心充满了愤怒和杀气,这一出手竟然尤其惊人。

    杀,杀,杀!

    顿时间,竟然将楚昭然和冷碧杀得节节后退。

    他带来的几百名澹台家族高手,武力上也超过井氏家族许多,人数更是两倍有余。

    顿时间,山顶的防线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被攻破。

    一旦被攻破,澹台宇宙带着几百名凶残的高手冲入城主府内,后果不堪设想。

    愤怒之下,裂风夫人,麝香夫人的清白肯定是不保了。

    云中鹤刚刚出生的小宝宝可还在襁褓之中呢。

    绝对不能让这些畜生冲入城主府内。

    冷碧拼了命地厮杀,再一次用了同归于尽的打法。

    楚昭然也状似疯狂,因为云中鹤大人那边已经赢了,把敌人八万大军都葬送了,要是他这边防线崩溃,导致城主府失守,那他就是裂风谷的千古罪人了。

    于是,他也用了同归于尽的战术,两个人疯狂缠着澹台宇宙,完全是以命换名的打法。

    “哈哈哈……”

    澹台宇宙凶残一笑。

    “嗖……”他的手臂被划了一剑。

    但是他猛地反手一剑,直接将楚昭然劈飞了出去,在他胸前留下了一个一尺多长,两寸深的伤口,鲜血涌出。

    楚昭然倒地不起,生命垂危。

    冷碧一人更加无法支撑。

    “当!”一阵巨响。

    两支利剑猛地劈砍在一起。

    冷碧娇躯直接飞出,鲜血狂喷,狠狠跌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澹台宇宙凶性大发,望着冷碧美丽的面孔,动人的身躯,猛地上前,要先割掉她的手脚筋脉,然后撕开她的衣衫,带在身边。

    此时蹂躏冷碧是没有时间了,但光着身子呆在身边,也是过瘾的。

    战斗到这个份上,就和禽兽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是你自找了,接下来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澹台宇宙厉声道:“先是你,然后是裂风夫人,麝香夫人,最后是井中月,哈哈哈哈……活生生被我们蹂躏致死吧。”

    澹台宇宙大手朝着冷碧抓去,就要先断她筋脉,再剥衣衫。

    “嗖嗖嗖嗖……”

    而就在此时,无数利箭狂射而出,狂风暴雨一般,丝毫不停歇。

    紧接着,从下面涌出了一个又一个黑衣人高手。

    几十,几百人。

    这群人武功极高,轻而易举将澹台宇宙带来的武者,全部击退,碾压。

    澹台宇宙目光狂怒,嘶吼道:“你们是谁?”

    为首一人,利剑一抖,如蛇一般刺来。

    “唰唰唰……”

    澹台宇宙脸色一变,赶紧出剑抵挡。

    但这个黑衣人武功更高,一开始和他不相上下,但是百招之后,就胜过了他。

    而且这黑衣人首领剑术极其刁钻凶猛。

    看上去非常熟悉的剑法,白云城的天鬼剑!

    “你这是天鬼剑法,白云城的。”澹台宇宙冷道。

    “嘿嘿……”黑衣人首领一笑,手中猛地一剑刺出,如同鬼影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澹台宇宙出剑格挡。

    然而下一秒钟,黑衣人首领的剑,竟然猛地冒出了半尺。

    本来两尺长的剑,竟然忽然弹射多出半尺。

    “噗刺……”

    利剑猛地刺入他胸口。

    黑衣人首领猛地一挑,澹台宇宙身体猛地飞出,鲜血狂飙,朝着西边高山悬崖狠狠坠落下去。

    这群黑衣人太强了,和井氏家族武士联手,短短一刻钟,就将剩下的澹台家族武者杀得干干净净,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疯狂逃窜。

    西边高山防线守住了。

    “快,把楚昭然大人带回城主府医治,快,快……”冷碧高声呼道。

    顿时四名武士拿出担架,先用绷带包扎楚昭然胸前的伤口,然后用担架飞快抬下山,朝着城主府狂奔而去。

    冷碧艰难起身,吐了一口血,朝着这几百名黑衣人躬身拜下道:“多谢诸位相助,请问高姓大名,我井氏家族一定会报此大恩。”

    黑衣人首领道:“不用了。”

    紧接着,这几百人纷纷甩出绳钩,在山顶如同猿猴一般攀越,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

    北边城墙战场。

    宁无忌几乎要疯了,不,他感觉到自己招惹了一个疯子。

    井中月,你这个女疯子,你打我做什么?

    我不是你的主要敌人啊。

    但是,杀上瘾的井中月带着六千大军,就这么无比凶猛地冲向了两万敌人。

    尤其她率领的一千多骑兵,杀个七进七出。

    所过之处,尸横遍野。

    很快,宁无忌也收到了消息。

    裂风城南边城墙主战场,澹台镜率领的八万大军已经全军覆灭了。

    不知道为何,忽然发生地震,仿佛天塌地陷一般,几万人全部被埋葬了。

    顿时,宁无忌毛骨悚然。

    他麾下的军队更是人心惶惶,士气低落。

    八万大军啊,竟然就这么被活生生埋了。

    太可怕了!

    又是云中鹤的手笔?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现在整个战场就剩下我们两万人了?

    而偏偏这两万人,是最不愿意打战的两万人,否则也不会是宁无忌率领,放在北边城墙堵井氏退路了。

    一时间,这两万大军的士气几乎要崩溃了。

    “停战,停战!”

    “井中月城主,停战!”

    “我们愿意撤退!”

    面对这些呼声,井中月置若罔闻。

    好不容易能够大开杀戒,现在你竟然要停战?怎么可能?

    于是,她率领六千大军,杀得更加疯狂了。

    她的长枪所过之处,更是天女散花一般,无数敌人全被他挑飞空中十几米,鲜血狂喷,落地后直接摔断了骨头,然后被战马践踏而过,成为肉泥。

    死状凄惨。

    杀,杀,杀,杀!

    井中月忘我地战斗杀戮,带领着一千多骑兵,一直追杀,一直追杀。

    宁无忌率领一万多敌人,拼命撤退,拼命逃窜。

    就这样……

    井中月率领六千人,追杀宁无忌两万人整整几十里。

    把这些诸侯联军杀哭了。

    这个女人太凶残了。

    而且一旦杀得兴起,仿佛有用不完的内力和真气。

    被她击中的人,全部死无全尸。

    宁无忌率领的军队,全部丢盔弃甲,四下奔逃,如同鸟兽散一般。

    井中月这一战,不知道厮杀了多少人,但是她暂时已经满足过瘾了。

    而且敌人也逃得太散了,追杀起来太麻烦了,再说天都要黑了。

    “回城!”

    随着她一声令下,五千军队返回裂风城。

    这一路上,到处都是联军的尸体,横七竖八。

    宁无忌这两万诸侯联军被杀了多少?完全不知道!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最终逃回去的,连一小半都没有,剩下大半要么被杀了,要么逃得无影无踪了。

    这一战,真正大获全胜。

    十万诸侯联军,逃回去仅仅几千,绝对称得上是全军覆灭。

    ……………………

    裂风城南城墙!

    巨大塌陷之后的半个多时辰。

    前面纵横几里崩塌的地方,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坑。

    忽然,几个,几十个,上百个人影爬了出来。

    澹台镜,澹台焚。

    还有十几名诸侯之子,诸侯将领,武功高手。

    刚才天崩地裂,天塌地陷。

    八万人几乎全部被埋葬死绝了。

    活下来,爬出来的,就只有区区百来人。

    而且,这些人全部都是武功高手,所以才能从活埋中爬出来。而且要运气足够好,没有彻底被埋葬砸死。

    八万人,就活了百来人。

    澹台镜,不复之前的英俊潇洒了,浑身衣衫褴褛,灰头土脸,满身血迹。

    这位天之骄子头脑一阵阵轰鸣。

    眼前要一阵阵发黑。

    而且还想要呕吐。

    他们已经中毒了,水银之毒。这种毒不解,不但会死人,而且会死得很痛苦。

    事实上,澹台镜到现在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才发生的一切,太惊人了,太可怕了。

    仅仅几秒钟之内,就天崩地裂,天地塌陷。

    然后,几万大军就被埋葬了。

    澹台镜的脑子很乱很乱,而且仿佛要炸开一般,脑子里面一直在轰鸣。

    刚才的一切仿佛噩梦,一直到现在都醒不过来的噩梦。

    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要立刻回去,静静地躺着。

    他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裂风城的南城墙。

    曾经,他以为轻而易举就可以杀入裂风城内,踏平整个裂风城,

    但是现在!

    咫尺天涯。

    城头上,云中鹤已经不见,就剩下井无边了,还有一千多名老弱病残。

    这个时候,再攻城应该是能够成功的吧。

    澹台焚不由得涌起这个念头。

    呃!

    或许还真的可以,尽管他们幸存的只有百来人。

    但是,澹台焚立刻灭了这个念头。

    太可怕了,太恐惧了。

    刚才那一幕才耸人听闻了,就这么一瞬间,八万大军就全部覆灭了。

    刚才城墙上还一个人都没有呢。

    现在这一千多老弱病残已经上城墙了。

    此时如果在攻城的话,鬼知道云中鹤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等着自己?

    不能攻城,死都不能攻城,再攻城的话就是自投罗网了。

    而且,脑子里面刚刚涌起要攻城的念头,就浑身毛骨悚热,一阵阵抽搐,充满了要呕吐的感觉。

    此时,井无边也发现了从地下爬出来的澹台镜等人了。

    他惊诧高呼道:“大舅哥,是你吗?是你吗?你还没有死啊?你有事没有啊?”

    “大舅哥,你要不要进城啊,你渴不渴,饿不饿,疼不疼啊?我给你包扎,我给你下面吃啊。”

    澹台镜面孔一阵阵抽搐,水银中毒的症状不断发作。

    “咳咳咳……”然后呕出了一口黑血。

    然后,他充满了无限不甘心,望了一眼裂风城墙。

    “走,走,走……”

    “走,走,走……”

    “回去,回去……”

    然后这上百人,跌跌撞撞地离去了。

    井无边疑惑,这上百人要走了,我该怎么办啊?

    傲天,我该追吗?

    他不由得望着身边这些老弱病残,追上去完全是找死吧。

    而真正有战斗力的几千大军,被井中月带出去追杀宁无忌了。

    所以井无边此时应该感谢澹台镜和澹台焚被吓破了胆子没有攻城,否则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就要出现了。

    八万人攻打裂风城城,结果顷刻间全军覆灭。

    半个多时辰后,一百多人攻城,却直接攻下来了,至少这个南城墙会被攻下来,整个城池是不可能的。

    澹台镜等人不断地奔跑,跑出了几十里之后,终于到了一个诸侯联军的营地,上百人翻身上马,朝着澹台城的方向策马狂奔。

    必须尽快把这个消息告知父亲澹台灭明!

    ………………

    此时,澹台灭明依旧在厅内水车边上煮茶。

    这几日,他真的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那种处于人生巅峰的感觉,怎么都褪不去。

    他已经是很淡定之人了,但面对即将到来的成就,还是忍不住陶醉。

    这次进攻裂风谷何止是顺利,简直势如破竹,没有遇到丝毫抵抗。

    最后一份消息传来的时候,整个裂风谷都已经被占领了,缴获了无数的粮食和食盐。

    裂风城已经成为了孤城,十万大军,已经前后包围。

    澹台宇宙率领上千名武者已经从西边高山突袭城主府。

    最多不超过一个时辰,裂风城就会沦陷。

    或者说,裂风城早已经沦陷了。大战早已经结束了,只不过捷报还在路上。

    整个无主之地的核心之地裂风城,已经掌握在我澹台灭明手中了,这是无主之地的七寸啊。

    十万大军,镇守裂风城。北边大赢帝国的军队下不来,南边大周帝国的军队上不去。

    从此之后,我澹台家族舒舒服服坐山观虎斗。

    等到两大帝国两败俱伤的时候,我澹台灭明的便可掌握战局胜败。

    到那个时候,两大帝国的命运或许都掌握在我的手中。

    真是快哉,真是要让人醉到了啊。到了那个时候,和南周帝国谈判的时候,完全就是予取予求了。

    我可以投靠南周帝国,但是却要封我为王,整个无主之地都是我的藩属地。

    真正的裂土封王。

    而且,这仅仅只是开始。只要南周帝国和大赢帝国两强争霸,我澹台灭明还有机会,继续发展壮大。

    左右逢源,借机扩张。十几年之后,王国未必不能变成帝国,我澹台灭明未必不能和两大帝国平起平坐。

    当年怒帝能够建立大咸帝国,我澹台灭明为何不能建立大西帝国。

    这大争之世,本就是充满奇迹,英雄辈出。

    整个无主之地都没有英雄,这让我澹台灭明好生寂寞啊,只能和两大帝国博弈了。

    只有两大帝国,才配做我的对手啊。

    哈哈哈哈哈!

    澹台灭明心中狂笑,但是面孔表情依旧非常淡定。

    煮好了茶,一饮而下。明明是茶,为何喝着像酒呢,竟然让人都有些要醉了呢。

    我澹台家族奋斗了几百年,我澹台灭明奋斗了几十年,终于到了今天。

    列祖列宗,你看到了吗?我们的辉煌要来了。

    我们的王图霸业,要来了。

    然而这个时候!

    外面响起了激烈的马蹄声,完全是横冲直撞。

    整整十几骑,手中挥动着情报。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闪,闪,闪!”

    澹台灭明走出了来,他的城主府也在山坡上,所以能够看到十几个斥候骑兵,疯狂驰骋而来。

    “军情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所有人全部让开,全部让开!”

    澹台灭明微微一笑,终于来了。

    也应该来了。

    果然如同他所料的那样,一个时辰左右,攻打裂风城的战役就结束了。

    裂风城距离澹台成六百里,这些斥候为了传送捷报,每隔三十里就换一次马。

    所以仅仅五个时辰,就把捷报送到了。

    虽然浮夸了一些,但好歹也是一片忠心,就不要责怪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这个主君可不能表现得多么躁动,一定要淡定自若,不能失了气度。

    煮好了茶,倒了一杯。

    等待那个斥候来报捷,让他喝一杯茶。

    摸了一下茶的温度,还是滚烫的,等那个斥候进来报捷的时候,应该就是温了。

    然后,澹台灭明盘坐在地上,双眸微闭,显得非常淡定。

    但不知道为何,脑子里面总是浮现某一份报告上,云中鹤唱过的一首歌:无敌是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空虚。

    他此时略有这种心境,但就不能表现出来,毕竟他已经不年轻了,他是未来的王者。

    片刻后!

    为首的那个斥候,猛地冲了进来,直接跪在地上,颤抖道:“主君,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澹台灭明微微睁开双眼,道:“淡定,淡定,先喝了这杯茶。”

    为首斥候几乎要跳起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喝茶?

    但,主君一定端过来了,他哪里敢不喝啊?

    于是,接过来一口饮下。

    澹台灭明淡淡道:“一个时辰左右,就已经攻打下了裂风城,不错不错,伤亡如何啊?”

    那个斥候不由得一愕。

    澹台灭明道:“你在惊诧,我为何知道一个时辰左右就打下裂风城了?因为上一份战报,加上你们在路上的时间,攻城时间正好一个时辰,和我计划中的一样。井中月可活捉了?云中鹤是死是活?当众凌迟了?”

    那个斥候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趴在地上,嚎啕大哭道:“主君,我们输了,我们输了!”

    “开战的时候,裂风城南边的战场上天崩地裂,大地塌陷,我们的近十万大军,全部埋葬了,全部死绝了。”

    “真正的天翻地覆啊,真正的地龙震怒。”

    “我们输了,我们全军覆灭啊,主君……”

    瞬间!

    澹台灭明仿佛被雷击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足足好一会儿。

    一口鲜血,猛地喷射而出。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第九号量子》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