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书号:43257

正文 第二章 “毒谋”?

作者:屋外风吹凉
    宁国府,宁安堂。

    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高坐大紫檀镶青白玉靠椅上,脚下踩着脚榻,不俗的面相上满是威怒。

    大燕开国初,太祖高皇帝汲取历朝勋贵必腐化成国蠹之教训,革新大燕勋贵承袭之法。

    开国世袭之世勋贵爵,代代降袭。

    便有功勋极高可世袭罔替者,门楣虽不坠,然爵位依旧要降袭,除非后世子孙争气,立有大功,否则,五世之后,祖宗余荫耗尽,终要改换门庭。

    譬如贾家,贾珍虽只袭三品威烈将军的爵,但却住在国公府邸!

    按照前朝,爵位降减,其他一应规格都应依礼降减才是,否则就是僭越,这可是大罪过。

    而蒙太祖高皇帝圣恩,功高世爵传承虽也降等,却可保门第不坠。

    纵只三品爵,也可维持国公门楣。

    有此门第相衬,与寻常的三品爵相比,贾珍尊贵何止百倍?

    若是他勤于王事,好生做官,立下功劳,就能提升爵位。

    相比于其他人以命搏爵,又容易许多。

    只是,太祖皇帝虽雄才伟略,思虑深远,本是想让世勋国戚不要覆前朝旧辙,一味享福堕落,想以此法逼武勋子弟上进,却奈何生于富贵乡之子弟,仍旧醉生梦死者多。

    贾珍虽只是三品爵,可有国公府打底,地位之尊贵并不逊色寻常侯伯多少,又正值壮年,至少还有数十年的富贵。

    且就算传至下一代,也仍有数十年的富贵,因此他哪里会有半分危机感?

    每日里依旧享福受用,不可一世。稍有违心不快,就恣意打骂惩戒,

    此刻,贾珍看着跪在堂下战战兢兢的儿子,怒声骂道:“没用的混帐东西,连这点子小事都办不成,要你何用?真真该死的畜生!”

    贾蓉闻声心惊,忽又想起之前贾蔷之言来,愈发心乱如麻。

    他也发现,自打他成亲后这一年来,他这老子愈发看他不顺眼,哪里是在看儿子,分明是在看仇人。

    可是对他媳妇秦氏,却比亲女儿还要关爱几分……

    贾蓉虽然心里惊怒恐惧,却不敢流露出分毫,因为在这座宁国府中,其父贾珍就是唯我独尊的天王老子!

    压下心中的惊怒,贾蓉闭上眼豁出去磕头道:“老爷,蔷哥儿死了心不肯回来,儿子一个人又不能绑他回来……”见贾珍面色更怒,他又忙道:“不过蔷哥儿说了,前儿之事他绝不会对外信口开河,只要咱们约束好府里的下人,就没人会知道。儿子同他说,纵然要出府掰扯干净,他也得回来给老爷磕个头才是。谁曾想,他说他亦是宁国正派玄孙,他太爷爷也是宁国公嫡子,分家时有一分不薄的家业。那份家业他也不去想了,只当这十年来他的嚼头。”

    原本以为贾珍会愈发暴怒,一直闭眼等待着沐浴雷霆的贾蓉却发现上面安静的吓人,他悄悄睁开眼抬头看去,见贾珍面色铁青的坐在那,心里一动,小心翼翼道:“老爷,要不……要不儿子带几个小幺儿再走一趟,定能把蔷哥儿给‘劝’回来……”

    贾珍却哼了声,道:“既然他死了心出府,我们又何必强留?强留没用,他在外面活不下去,自会回来求我!”

    贾蓉小声道:“老爷,蔷哥儿如今穿着麻布衣裳,儿子去时,他正用沙壶煮白粥呢。”

    贾珍闻言一怔,这等情形显然大出他的意外。

    说起来,他还真不是一个一味追求男色的,否则也不至于等贾蔷这么大了,才动心思。

    只是当下世道,凡达官贵人多以好男风为雅事。

    不止他,便是隔壁府的贾琏琏二爷,不也养了几个清秀的小厮在书房以便随时出火?

    西府的凤丫头那样好妒,等闲不让贾琏沾染女人,身边的房里人打发的干干净净,只留一个平儿也是常年看得摸不得。

    可王熙凤却从不理会贾琏书房里那些小厮,一来生不得孩子,二来争不得宠见不得光,所以贾琏身边很是养了几个兔爷儿。

    可见当下并不以男风为耻,世情便是如此。

    所以,贾珍偶尔也会动起龙阳之兴。

    但他更多追逐的,还是女色。

    却不想前儿夜里,也不知怎地,就是看着贾蔷越看越觉得颜色出挑,甚至觉得国公府里除了那位相貌绝色的儿媳妇,再无一人能与贾蔷相比,这才动了凡心。

    若他果真得手一次,或许也就撂开了。

    毕竟在他心里,满满都是那道禁忌的身影……

    谁想如今竟成了求不得,这让在宁国府里予取予求恣意多年的贾珍如何肯心甘?

    得闻养了十来年的纨绔公子居然自己煮粥,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贾珍能稳坐族长之位,也是有几分手段的人,他想了想道:“你去寻族学里当夫子的太爷,告诉他……”

    贾蓉闻言面色微变,急道:“父亲,是让太爷开革了蔷哥儿吗?”

    贾珍啐口骂道:“该死的畜生,你又知道什么?那蔷哥儿和你是一路货色,惯会赏花顽柳,他先搬出府,再开革他出族学,族里不定有什么诽言谤语?痴蠢之极!再说,开革出族学,还不趁了你们这起子畜生的意了?想的倒美!”

    一通臭骂后,又道:“你去告诉太爷,就说我说的,蔷哥儿不好读书,惹了我生气。如今虽闹脾气搬出府去,学里那边也不可放松了管教。旁的不说,一月之内,先将《四书》讲明背熟,要是背不熟,就要太爷严厉管教。”

    贾蓉闻言彻底震惊了,也对他老子的手段愈感恐怖……

    自忖若这样的法子落到他头上,他必是生不如死的。

    因为对于他和贾蔷这样的纨绔子弟,读书和喝毒药差不多。

    他成亲后总算脱离了苦海,可贾蔷至今还在族学里呢。

    若是开革出族学,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所以贾珍才说他想的美。

    而要一个月内将《四书》讲明背熟……

    这是要将人逼疯啊!

    贾蓉脑海中已经想到,贾蔷正拿头拼命撞墙的可怕场景……

    至于破罐子破摔不学?

    那就正好坐实了贾珍对贾代儒的说辞,贾蔷不好学,还忤逆族长,叛出家门。

    真到了那一步,那贾蔷的生死,也就完全在贾珍一念之间了,连西府老太太和两位老爷都不好插手。

    念及此,贾蓉遍体生寒,为贾蔷的命运担忧……

    正这时,他忽听到上面传来怒吼声:“该死的畜生撞客了不成,还不快去!”

    贾蓉闻声一个激灵,忙蹿起身来,往外跑去。

    不过刚一出门,又忙顿住了脚,看着眼前人眼神中满是猜疑,压着声音冷声问道:“你来做甚?”

    只见一身着缎织彩百花飞蝶裙裳的绝色少妇带着两个丫鬟正要进门,看到贾蓉从里面跑出来,也受了一惊。

    少妇正是贾蓉妻子秦氏,她目光隐隐有些不自在,却还是睁着幽幽美眸看着贾蓉,轻声道:“太太刚传话说,老爷想用些冰糖莲子羹,命我温润了送来。”

    贾蓉闻言面上怒气一闪而过,冰冷的目光里满是厌弃猜疑,本想说几句话,可听到身后渐近的脚步声,他面色一白,只能强忍着心中的屈辱,目光如刀的剜了妻子一眼,匆匆离去。

    身后,秦氏幽幽弱弱的美眸中,目光如怨如泣,听着身后沉沉的步伐靠近,眸光中隐隐透着恐惧……

    ……

    后街旧宅。

    花费了一天半,贾蔷终于将破旧的家宅初步收拾停当。

    日已西斜,坐在庭院那株老槐树下已经颓败破碎了一半的石凳上,贾蔷思虑起以后的路,该怎样去走……

    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自保之力呢……

    ……

    PS:因为疫情被封在楼上出不了单元门,暂时不能提签,所以暂时一更,不过马上就能出去了,提签后就一天两更,上架后一天三更,存稿还是有一丢丢的,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本书的更新肯定是上本书的爸爸……

    也是好奇,我特意凌晨两点才发的书,中午过的审核入库,你们是怎么发现开新书了的?!给大佬们跪了。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红楼春》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