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书号:43257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奇遇

作者:屋外风吹凉
    “梅”字包厢内,老人已经离开了窗边,回到了内间。

    此刻,酒楼掌柜的正跪在地上,满头大汗,结巴道:“贵……贵人,小的哪敢说……说谎,‘兰’字号包厢的客人,小的当真……小的当真头一回见。不过一个十五六的少年,虽……虽说长的俊俏些,可是……可是瞧衣着并非显贵。只是……”

    “只是什么?”

    老人淡淡问道。

    掌柜的额头上紧张的冷汗都下来了,虽不知老人具体身份,可随行侍从拿出的宫禁腰牌却是货真价实的。

    掌柜的能认出,也是因为东家亲自招待过宫里皇子,他有幸见过一回。

    听闻这位深不可测的老人之言,掌柜的答道:“只是那小郎君气度着实是好,他的随从进来后,都为小店的布局所惊,拘谨约束,那小郎却视若无睹,处之寻常。好似小店的布局寻常的很……不,应该是,奢华与否,都不在其眼中。好气魄!”

    老人身侧的年轻人好笑道:“要不是祖父头一回来这坐坐,你必是不认得的,就凭你如此夸赞一人,必是心怀算计。”

    年轻人身旁的高大无须男子也笑了笑,却没出声。

    年轻人躬身问老人,道:“祖父,可要请这位明白人过来坐坐?”

    老人闻言哑然一笑,想了想后,微微颔首道:“那就请他过来坐坐,说会儿话吧。”

    ……

    “?”

    贾蔷莫名的看着掌柜的和傲然立于前的高大无须中年男子。

    铁头和柱子却有些激动,毫不犹豫的站在贾蔷前面,满脸防备。

    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掌柜的吞咽了口唾沫,连忙赔笑解释道:“当真是贵人请公子去隔壁坐坐,就说说话。”

    贾蔷自不可能就这样过去,万一又是贾珍之流怎办?

    他自知今世这相貌实在出众,就像屋外吹过的凉风一般,清新脱俗……

    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念及此,贾蔷拱手歉意道:“抱歉,在下尚有其他事,就不久留了。劳烦掌柜的算一下饭钱,我要会账。”

    那高大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却是“柔声”笑道:“这位小郎君莫急,我家主子见你颇有见识,才想和你聊聊,莫要害怕才是。”

    贾蔷其实从一开始就冷眼旁观此人,到此刻他开口,终于确定了此人的身份:

    阉人!

    居然是宫中太监!!

    再加上他所说之言,赞方才自己颇有见识……贾蔷心里开始隐隐有些后怕,背后出了些冷汗。

    显然,适才在窗边之言,不知怎地传到了隔壁贵人耳中。

    幸亏他前世就改掉了用键盘治国的毛病,否则怕是要引来大祸。

    念及此,贾蔷站起身,道:“既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

    “小子贾蔷,见过长者。”

    “梅”字包厢内,贾蔷揖礼拜下。

    曲着右臂斜倚在黑漆描金靠背椅上的老者自贾蔷进门便细细观察他的举动,一世阅人无数的老者,自信还是能看透一个少年郎的。

    而贾蔷之一举一动,之神情眼神,落在老者眼中,都算是出众的。

    不过,御宇一生,他见过的良才美玉绝世之姿本就多如过江之鲫,就眼前来说,贾蔷的表现,只能算是不错。

    “平身吧。”

    老人声音淡然说道,目光却看向了窗外方向,道:“适才,朕……正好我也在窗边坐着看景色,听到了你那番高论。贾蔷,如今世人都说,这天下大半贪官,都是太上皇留下的。也是太上皇时期,才有了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说法。怎么到了你这里,太上皇反倒成了功劳盖高祖、世祖皇帝的圣君了?莫不是,故作谄媚之言?”

    贾蔷闻言,顿了顿后清声道:“长者,小子先前狂妄之言,已经说清了太上皇圣明之处。至于谄媚之言……且不说此番话会不会传至太上皇耳中,纵然有幸传至其耳中,那又能如何?太上皇已经荣养于九重深宫中,小子又非官场中人,纵然小子只说了几句公道话,他老人家也不会让我做宰相。”

    老人闻言呵呵笑出声来,转过脸来看向贾蔷,俯视道:“你还想做宰相?”

    贾蔷摇头道:“小子有自知之明,从未想过礼绝百官。”

    老人闻言哼了声,沉默稍许,又淡淡问道:“你还未说,如今遍天下的贪官该怎么算,该不该算在太上皇的头上?”

    贾蔷点头道:“当然要算在太上皇头上,毕竟当今天子登基尚不满五年。”

    此言一出,老人身边的年轻人面色骤然一沉,中年面白男子也瞪起眼来。

    老人却露出一抹笑意,问道:“既然贪官遍地,太上皇又谈何圣君?”

    贾蔷摇头道:“这只能说明,太上皇是仁君。当今军机宰辅之臣,大都是辅佐太上皇多年的老臣。他们烂了,太上皇怕是连心都碎了。可是,他们毕竟都是一路追随太上皇筚路蓝缕、斩荆披棘走到今日的老臣,于国朝,他们有功。于太上皇而言,他们更是有情义在。太上皇实不忍杀功臣,才造成了今日之局面。小子妄自揣测,这怕也是太上皇早早传位于当今天子的原因吧……”

    “狂妄!不知天高地厚,白身草民,也敢妄自揣摩圣心?”

    老人身旁的年轻人着实无法忍受贾蔷的无法无天,开口呵斥道。

    中年无须男子也目露骇然之色,悚然而惊,额头见汗的死死盯着贾蔷。

    不明白这个少年,到底是聪明似鬼,还是糊涂透顶!

    哪有这般愚蠢的!!

    老人的面色却依旧平静,他双眸端详着贾蔷,好一会儿方道:“你的聪慧,你的胆气,还有你的心计和城府,在少年人间,皆属上上之选。天下神童美玉虽多,及得上你的,却未必有多少。只是吾很好奇,你心中既然对吾之身份有所猜测,甚至有所定论,又为何说出如此犯忌之言?”

    揣摩圣意,揣摩上心,从来都是帝王最厌恶的事。

    若是将帝王心术都揣摩透了,那岂不是可以左右帝王,操持上意如木偶?

    这是明摆着绝了进朝堂之路!

    “长者目光如炬,明察秋毫,小子不敢有隐匿之心,卖弄心术小道。小子今日能得遇贵人,是先前绝未想到之事,亦当是小子今生最大的造化。之所以敢言本不该言之大言,确实有想以此取悦于长者之心,以诉私事。”

    老人呵了声,追问道:“不惜搭上一生之前程,也要谋以私事,却不知是何等私事,如此重要?”

    贾蔷轻轻呼了口气后,抬起眼帘,明眸望向老者,道:“小子本为宁国正派玄孙……”

    说着,将其身世并贾珍所为,毫无遮掩的悉数相告。

    最后道:“小子不恋富贵荣华,也不惧逐出贾族,但是,却不愿背负‘忤逆不孝’这等十恶不赦之大罪,令双亲在天之灵蒙羞。今日小子斗胆妄言,不惜自毁一世前程为代价,恳请长者相助。”

    说罢,贾蔷伏地叩首。

    老者未言,稍许,身侧年轻人提醒道:“你既有此罪在身,本也无甚前程可言,又谈何付出什么代价?”

    贾蔷抬起头来,看着年轻人道:“此言差矣,我为大燕子民,若果真有罪在身,那自不必多言。如今却是因人污蔑而得罪果,贼子可言此为罪,贵人却言不得。否则,岂不寒了天下人心?”

    这年轻人却也是个有捷才者,笑道:“是非对错皆出自你口,总不能你说清白就清白,说无罪就无罪吧?”

    贾蔷点头正色道:“此言有理,但求一公正查证的机会。贾珍在贾家一手遮天,却又如何真能遮得住浩浩上天?”

    老人又开口问道:“若今日未得遇我,汝又当如何?”

    贾蔷顿了顿,缓缓道:“宁国族长贾珍,还有荣国府贾赦,皆骄奢滛逸恣意妄为且志大才疏之辈,小子冷眼旁观,以为其虽看似势大,实则必难长久。若今日未得遇贵人,小子当眼观他起高楼,眼观他宴宾客,眼观他楼塌了。待其落个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时,再讨回公道。”

    老人闻言,观看贾蔷片刻后,哼了声,道:“朕当你有九九八十一般能为,原来终究不过是个庸辈。若你能果断起杀心,朕还高看你一眼。”

    贾蔷闻言,再度叩首,却是苦笑道:“草民岂敢有此狂悖之心?效仿不得上皇当年冲龄践祚,便诛逆王,斩权妖。”

    老人自然便是大燕第三代帝王,景初皇帝,亦是禅位已过五年的大燕太上皇李贽是也。

    太上皇眼眸微眯,看着这个意外出现却知其不易的小小草民,道:“贾蔷,便是朕在位时,亦常有敢谏之臣,说朕花费靡多,性喜奢华。你说说看,朕到底是不是一个性喜奢华的昏庸之君?要说出个所以然来,说的好,朕赐你一个公正又如何?”

    这位太上皇,怕不是将此次相会当成了洗白大会了吧……

    ……

    PS:有书友说,希望调整更新时间,早饭一更、午饭一更,正好下饭,所以就把发布时间调整到早上七点和中午十一点。上架之后,第三更在下午五点。

    我这么通情达理的,大家别忘了投票啊!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红楼春》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