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书号:43257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相嫌

作者:屋外风吹凉
    荣国府,梨香院。

    这座位于荣府东北角的小院,原是荣国公暮年静养时所修,小小巧巧,约有十余间房屋,前厅后舍俱全。

    西南有一角门,通一夹道,出夹道便是王夫人正房的东边,距离荣庆堂也不远。

    不过这里是内宅,各处甬道皆有妇人嬷嬷来回穿行,除却荣宁二府几位直系血亲外,外男自无可能乱闯。

    贾蔷可走,薛蟠却不行。

    所以薛蟠和贾蔷先一道出了荣国府,然后绕了好大一圈,才从梨香院的通街小正门进入。

    后舍是薛家内眷和薛蟠所住之处,贾蔷自不能住在里面,所以薛蟠将他安置在前院的西厢房内。

    “蔷哥儿,你瞧瞧这里可行不可行?”

    薛蟠乐呵呵问道。

    西厢房带上充当左右耳房,也是一套三间房的小套房。

    屋内一应家私陈设俱全,只是卧房内榉木雕花架床上并无铺盖。

    贾蔷点头道:“很不错了,待明日我取了铺盖来,就可落脚。”

    薛蟠像是听了个极可乐的笑话,哈哈大笑道:“蔷哥儿,我……我没想到你这么幽默,我薛家难道还缺你一床铺盖?走走走,别的不说,先去后院见见我妈,然后取了铺盖来。晚上咱们叫上宝玉、冯紫英,好好出去高乐高乐。”

    说罢,便拉着贾蔷去了后宅。

    ……

    薛姨妈得闻消息后,脸色说不出的精彩,看着请安的贾蔷几番张了张嘴,都没说出个好话来,笑容也僵硬的不得了。

    她心里是一万个不愿贾蔷入住梨香院,因为她不愿薛家因为恶了宁国府贾珍。

    更何况听闻薛蟠将贾蔷在荣庆堂上的英姿叽里呱啦一通浑说后,就明白如今哪里还只是一个贾珍的事,分明是连贾赦和贾政都得罪尽了。

    这样一个家族逆子,怎好留在家里?

    人都说爱屋及乌,可反过来也一样,日后贾珍、贾赦之流恨起贾蔷来,岂不是也会第一个想到梨香院和薛家?

    对于这样一个刚强的少年,她心里更是希望敬而远之。

    对于薛蟠自作主张的做派,薛姨妈真真是恼火不已。

    只是她也清楚,请神容易送神难。

    贾蔷本身的身份虽然不值一提,可他才得了太上皇和皇帝的夸赞,如此大的彩头上,她怎敢轻慢了?

    传出去,岂不是皇商出身的薛家,对天家之意不以为然?

    因此,她只能强行吞咽下苦果,含笑关爱了几句。

    气氛极为尴尬……

    那模样之勉强,别说贾蔷,就连薛蟠都看在眼里。

    薛蟠不好当着贾蔷和他妈闹,就对侍立在屋里的一个丫头道:“香菱,你去取一副新铺盖,给你蔷二爷铺好了,就先留在那里服侍着。”

    又对贾蔷道:“好兄弟,你先过去,我一会儿就来。”

    薛蟠能做到这一步,其实很出乎贾蔷的意料了。

    这会儿若是告辞离去,反倒将薛蟠架在半空中下不来台。

    略做寻思后,贾蔷点头应下,又谢过了薛姨妈,就和名唤香菱的美貌丫头一起出了门,准备先回西厢铺好被褥,然后再告诉一直候在外面的铁头、柱子,让他们先回青塔寺附近的家。

    只是刚出了门,在抄手游廊上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不远处似有动静传来。

    他下意识住足,回头看去,只见一衣着玉色行云流水纹裳,体量微丰,面白如雪,冷艳雍贵的姑娘,正自西面游廊而归。

    姑娘看到月白斓衫的贾蔷,自然也有些讶然的怔了怔。

    秋风吹拂,几片梨树黄叶飞入游廊,起舞在少男少女对峙的目光间。

    未几,叶落,风停。

    贾蔷于远处轻揖作礼,而后转身出了后宅。

    ……

    “妈,你这是作甚?蔷哥儿是我请回家的客人,你就那样待他?”

    贾蔷刚出门离开不久,强忍怒气的薛蟠就跳脚叫开了。

    薛蟠算不上好人,为了抢香菱,仗势欺人指使家奴打死了与他相争的冯渊。

    可薛蟠对于朋友,确实当得起仗义二字。

    薛姨妈虽然素来宠溺薛蟠,处处惯着他,可涉及薛家在贾家立足的重大问题,她怎能容他胡来?

    薛姨妈也气得不行,道:“你这孽障,莫非是黄汤灌瞎了心?既然明知道他得罪了东府,如今连西府大老爷和你姨丈也一并得罪了,还和老太太犟嘴,你就拉他来家住,岂不是让人连薛家一并记恨?”

    薛蟠跺脚道:“哎哟我的妈啊,我又不是大傻子,岂会做糊涂事?当时蔷哥儿赌了咒,让珍大哥当着老太太的面再说一回,他到底有没有赖蓉哥儿媳妇的账,珍大哥要是再敢说一遍,他就认,连忤逆不孝千刀万剐的罪一并认,还说什么粉身碎骨也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妈你是没见,贾家一堂人都镇住了,他家老太太、大老爷还有姨丈,个个下不来台,珍大哥更是臊的连脸都没法要了,这个时候我开口帮他们下台,他们不感激我,还恨我?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薛姨妈闻言,心里稍微放下点心来,却没再理薛蟠,而是朝他身后招手唤道:“快来快来,你哥哥这疯头马今日做下了好大的事,我也说不动他了,好歹他还听你一言,你同他说罢。”

    薛宝钗进前,挨着薛姨妈坐在炕边,浅笑问道:“哥哥今儿又做下了什么大事了,把妈气成这般?”

    薛蟠一肚子窝火,对着薛宝钗叫道:“妹妹来的正好,你来评评理!”

    说罢,将今日之事说了遍,最后问道:“妹妹你说说看,妈今儿这事儿是不是做差了?”

    薛姨妈啐骂道:“该死的孽障,喝多了不去躺你的尸,胡吣什么?”

    薛宝钗静静坐在那里,眼前似又浮现了那道身着月白斓衫的清瘦身影,相比于自家哥哥的大头豹眼,那个人,当真俊秀的不像话……

    “乖囡,你说说,这事该如何是好啊……”

    薛宝钗轻轻抬起眼帘,微笑道:“妈,你只管拿哥哥的话去同老太太和姨娘说,自然也就没事了。至于蔷哥儿,既然已经住了进来,你还是放开了心结,好生相处才是。若实在相处别扭,不如咱们家就搬出此地,另寻宅院去住吧。”

    薛姨妈闻言面色微变,连连摇头道:“这叫什么话,这样……岂不是让人以为是蔷哥儿逼咱们离开的?不成不成……不过,若果真受了牵连,这样提一提,也未尝不可。”

    薛蟠闻言,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上不得下不去,“嘿”的一声转身离去!

    ……

    PS:不是我黑宝钗,任是无情也动人的宝姑娘,对于不相干的人,从来都是这样的。

    另,感谢书友朱悍、自幼纯且良、我劝你善良啊、竟有人叫灵长类、king大大、遗忘时间者、木瓜滴水、文明恶棍i、小小笑、温柔也香槟等书友的打赏。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红楼春》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