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书号:43257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

作者:屋外风吹凉
    从新宅出来后,贾蔷与薛蟠一路,蒋玉涵和冯紫英一路,要告辞离别。

    蒋玉涵再三叮嘱了贾蔷莫要着急,他不等钱使,冯紫英则和薛蟠继续商议着,如何能从教坊司多赎些官妓出来。

    会馆需要女侍,而贾蔷说他也需要一批懂器乐的女乐手,还有一些懂得琴棋书画的女史。

    东四南大街的勾栏胡同里自然也有这样的,只不过价格难免贵些。

    教坊司就不同了,那里是收没犯官女眷的地方,也是官妓园子。

    若是没有什么门路想从里面赎人落籍,自然贵到天边去了。

    可若是有门路,那就好办多了。

    一个批条,就能从教坊司带走一连串,尤其是这几年,隆安帝很是发作了一批高官勋贵……

    但这个门路却不好找,因为教坊司是礼部治下,可贾家、冯家的势力都在军中。

    商议到要分别时也没商议出个名堂,只能回头各自再想法子,作别之后,贾蔷和薛蟠在二人亲随的护从下,一道折返了荣国府,梨香院。

    在门口,贾蔷并未下马,而是对薛蟠道:“薛大哥,今晚我要回青塔寺那边,有些事要处置,就不在这边歇了。”

    薛蟠闻言大为惋惜道:“今儿那么痛快,你又新得了那样好的一座宅子,我们该好好喝一盅才是,怎急着回去?”

    贾蔷微笑道:“我身上还背着四千两银子的饥荒呢,自然得回去筹措。”

    薛蟠立刻道:“你若手头紧,我可以先借你啊!咱们兄弟间,何必外道?”

    四千两银子已经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动用这样一大笔银子,自然需要惊动薛姨妈。

    但薛蟠相信,他娘会支持他的,不支持他闹一闹,也就支持了,毕竟会馆里也有他的事业……

    贾蔷却笑道:“不必,若果真有不济再说,但现在还是有办法的。”

    薛蟠正想再劝,却听身后开门声传来,一个嬷嬷走出来说道:“天爷,等了好半天总算见着回来了。大爷,里面太太说了,等大爷和小蔷二爷回来了,就去里面用饭,里面都出来催三四回了。”

    薛蟠素来最烦薛姨妈催他,今个儿听到却乐的哈哈大笑,道:“怎样,这下走不了了吧?”

    贾蔷无奈,在这个孝道为天亲长称尊的年代里,长辈的话有时候的确让人为难,尤其是这种慈爱的邀请,若是拒绝,简直就是狂悖无礼的代表。

    所以他只能翻身下马,随得意洋洋的薛蟠进了后宅。

    ……

    “……”

    贾蔷和薛蟠站在门口,被两个健妇嬷嬷所拦,都有些无语。

    不让人进门,这请的是哪门子的东道?

    隔着窗,薛姨妈在里面笑道:“蔷哥儿可以进来,他短一辈,林姑娘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来做客,蟠儿你就在外面廊下用罢。”

    里面响起一阵笑声,让薛蟠脸色精彩的厉害。

    要不是里面都是亲长家眷,他这会儿都要跳脚骂娘了。

    贾蔷微笑道:“姨太太,我也不必进去了。本就是来给姨太太请个安问声好,如今既来了贵客,我就先告辞了,来日再当面请姨太太大安。”

    薛姨妈忙道:“这可使不得,蔷哥儿你快进来,都是你的姑姑辈,你不用避讳什么。”

    薛蟠也郁气劝道:“宝玉必在里面,蔷哥儿你进去罢,没事。”

    贾蔷还待再拒,却听里面传来一道娇滴滴恍若金珠落玉盘的声音:“蔷哥儿莫非是怪我等来的不是时候,吃了姨妈为你准备的东道?罢罢罢,我们可不敢当这坏人,都走了罢。这姑姑原也是假的,人家认不得……”

    贾蔷瞥了眼只听声音就酥成花痴的薛蟠,轻声笑道:“早知林姑姑机敏无双,口齿之力灵秀天成,今日总算亲身领教了一回,果然名不虚传。”

    此言一出,里面一下笑开了。

    “好颦儿,你这张嘴已是声名远播了。”

    “林姐姐果然名不虚传,灵秀天成呢!”

    “林姑姑,嘻嘻!”

    薛姨妈又笑着叮嘱道:“蔷哥儿今日不许走!”

    贾蔷这会儿自然不可能再走,点头道:“我便和薛大哥在外面用罢。”

    “咦?”

    刚刚吃了小亏的黛玉瞬间把握住机会,质问道:“蔷哥儿,我道你不认我们这些姑姑你还赖账,怎样,如今你喊宝姐姐的哥哥为兄,岂不是认为和宝姐姐一辈了?”

    里面宝玉忙帮忙解释道:“这原是我们私下里说好了的,在外面喊大叔、二叔的不好来往,他在我们跟前矮一辈,就要在冯紫英他们跟前也短一辈,要吃大亏,所以……呃。”

    显然,黛玉没给他什么好眼色。

    贾蔷轻声笑道:“论亲情,自然都是姑叔之尊。然论宗理血缘,其实已在五服之外。”

    这话登时激起了阵阵责难声,连薛蟠都唬了一跳,看向贾蔷,什么意思?果真要和贾家彻底割离不成?

    再说,就算五服,难道不是往上数五代么?

    却听贾蔷解释道:“所谓五服,一母同胞者为一服,同父异母者为二服,同祖父者为三服,同曾祖者为四服,同高祖者为五服。而我与西府之亲,实则只同天祖,自然已是出了五服之属。”

    便是在后世,也早出了三代直属亲缘之外,同居无罪,领证合法,被举报都不能四零四!

    黛玉一听,在里面笑声道:“你们听听,我可曾冤枉了他不曾?这还认得我们是他姑姑?”

    她不在意五服不五服,左右和她不相干,她在意的是,拌嘴不能输!

    贾蔷却笑道:“当然,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在情分上,我依旧尊诸位是我的姑姑。但和宝玉还有薛大哥相交时,却可平辈论交。非是林姑姑所言,我不知礼,刻意和宝姑姑平辈。”

    薛蟠在一旁听的混沌,连连摇头道:“不扯了不扯了,听的我脑瓜儿疼。饿了一天了,快上菜快上菜,再来壶花雕。今儿蔷哥儿新得了一套好宅子,一定要喜庆喜庆。”

    里面宝玉听的有趣,道:“怎个好法?”

    薛蟠哈哈笑道:“琪官不知从哪得了一套镇国将军的三进宅子,就在西单大街往里,西斜街那边,蔷哥儿想要,他就送给蔷哥儿了。”

    此言一出,屋内原本笑嘻嘻多有悄声话语的声音瞬间安静下来。

    琪官……一个戏子?

    从一个戏子手中,巧取豪夺一套三进大宅,这人性,可见一斑。

    “哼!”

    那娇滴滴恍若金珠落玉盘的声音中,此刻却蕴着冷嘲热讽……

    贾蔷眉尖轻挑:这小娘皮!

    ……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红楼春》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