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书号:43549

正文 第九十五章 赢(四千八百字)

作者:阎ZK
    少年的面容暴露在阳光下面。

    不再有狰狞的鬼面,那一张脸一下就变得温和而安静,或许因为鬼面不透气的缘故,鬓角的黑发有些沾湿了,粘在了一起,面容柔软,让人不自觉心生亲近,但是那位肥胖的大监却仿佛在瞬间遭受到了无比巨大的恐惧。

    众人见到他呆滞一瞬之后,面色煞白,噔噔噔地连续后退。

    一气退出了一丈的距离。

    然后这位被周泽放在同等地位,出身王都的大监整理了衣服,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

    他双手匍匐,额头重重磕在高台之上,声音在营寨中回荡着。

    “奴余高,见过殿下!”

    苏玉文脸颊的肌肉抖了抖。

    以他的身份,本不至于自称为奴。

    在余高对面方向的众人几乎触电般猛地朝着两侧退避开来,完全不敢承受这位老人的一礼,即便这一礼根本不是冲着他们的。

    周泽脸上的微笑凝固了。

    他看着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呼出口气,缓缓伏身,长施一礼,神色语气都很恭敬,道:

    “臣周泽,见过殿下……”

    在场中地位最高的两人一者匍伏在地,大拜之礼,另外一个也行了大礼,炽焰卫中,再无人还能够安坐,稀稀疏疏的人都拜下,偌大的一座炽焰卫营寨,只剩下姬辛一个人站着。

    他环视周围,有些恍惚。

    他想到小时候,自己的父亲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肩膀上,带着他去山上踏青,看着风吹过长及膝盖的草,草翻滚着,像是浪潮一样,父亲坐在草丛中拍打着膝盖,唱着天乾国的小调,声音沧桑,周围的臣子和贵人们不敢靠近王,只敢在远远的地方候着。

    当时他回头去看,自己父亲的背后,那些叱诧风云的人都像是这样恭恭敬敬地跪着。

    姬辛眼神只是恍惚了一下。

    他道:“众位平身。。”

    伸出手,将肥大的老人搀扶起来。

    “卿且起身,不必多礼。”

    余高站起身来,背后的里衣已经被汗水打湿,在姬辛打开面具的时候,他的心跳都险些停止跳动,若是这句话传到了王都,传到帝都,哪怕姬辛只是不受宠爱的王子,他也只有身死这一个下场。

    帝国的威严如同降临天下的铁幕,不可撼动。

    ………………

    整座营寨中,割鹿城的各大世家士族心中念头如同海浪一样翻涌着。

    不只是他们,还包括千里方圆的各大门派,包括炽焰卫的军士,都难以保持镇定,所有曾知道姬辛的传闻,所有曾看到方才几乎以一己之力压制五百人场景的人,此刻心中都无法安静下来——

    那个素来静慧的十二殿下?!

    那个据说毫无习武天赋的姬辛?

    以一己之力,一人生生击溃了一百余人无伤的恐怖武者?

    这也是赵离之所以要求姬辛带上面具的原因,这样两个在众人的心中极为鲜明而深刻的印象,突然就在他们的眼前硬生生合二为一,巨大的冲击之下,几乎没有人还能够维持住镇定。

    脑海中的心潮起伏,根本无法控制。

    林若尹噔噔瞪后退两步,:

    “姬辛就是……那个鬼面武者?”

    他想到了往日里对于姬辛或明或暗的嘲弄,面色突然间煞白,又想到,姬辛既然有着这样的实力,之前却一直都没有发作,便是为了等待今日吧,可是不曾发作,并不代表着不曾记入心中。

    史书上是有这样的事情的。

    蛰伏十年,一朝按剑而起,纵横天下,这样的人,就算是时运不济,也能够呼啸一时,更何况姬辛正是皇室之子。

    类似的念头在很多人的心中涌动着。

    史书上的记载成为了最好的注脚,一个强大地横扫同辈的武者,一个温和儒雅的皇子,两个身份互补了姬辛在这些人心中的形象,一个被迫离开了王城,年少天才,却不得不收敛锋芒的形象已然如此鲜明。

    唯独那些和姬辛已算是敌对的人,心中还在挣扎着。

    不可能如此!

    他定然是舞弊了。这样的念头浮现出来,立刻成为了他们手中最后的一根稻草,被死死地抓住——

    不错!

    为了今日能够得到好的成绩,故意舞弊!

    姬辛看向了恭敬伏身,让身子永远低于自己肩膀高度的余高一眼,道:

    “卿在王城,为何会突然来到这里?”

    余高从怀中取出了王命手信,双手奉上道:“是奉王上之命前来,以内监司的名义,见证殿下的勇武,择日将殿下迎入王城当中。”

    父亲……

    姬辛的心微微地加速跳动了一下。

    余高恭恭敬敬道:“原本按照内监司的规矩,殿下需要证明自身的武勇气魄,不过,殿下方才的神勇,奴已经看得很清楚了,这便让人记下,省去殿下一些麻烦。”

    旁边周泽突然笑道:“余大监这句话倒是有些错了。”

    “春猎神勇自然,但是以殿下之力,完成考核,提交给内监司的卷宗之上,岂不更是锦上添花,光彩夺目?只是春猎的话,未免可惜了。”

    “说起来我炽焰卫虽然不算是强军,但是好在武具齐备,大鼎也有,不如就在此地考核如何?”

    余高勃然色变,上前一步,道:

    “妄言!!!”

    “殿下乃是千金之躯,如何能在此地,如同戏子一样给人旁观?!”

    周泽眯了眯眼,道:“今日乃是春猎之时。”

    “天子率众巡狩,莫非也是给人旁观的戏子不成?”

    “何况在座的除去了我割鹿城的大族,便是为国出生入死的炽焰卫军士,也是,想来殿下也看不上众人,不愿展现勇武之姿了,那么这样如何,我即可下令,暂且将众人驱逐出去?”

    余高心中震怒。

    旁边苏玉文反倒是看得最为清楚的。

    在知道自己想要招揽的是姬辛之后,周泽几乎是瞬间决定了打压的目的,完全没有与其缓合关系的打算,大殿下和三殿下之间的竞争激烈,大殿下姬君昊会将自己战时缴获的明马专程送来给姬辛,而周泽是三殿下的母族。

    姬辛越发出众,周泽对于他的打压之心就越重。

    此刻已远不止先前,不只是打算将姬辛握在手中当作筹码的程度。

    正当此时,苏玉文听到姬辛开口,道:

    “余卿,停下吧。”

    “周城主说的没有错,就在此地考验,也没有关系。”

    “可是殿下……”

    周泽大笑道:“好!不愧是姬氏的子嗣啊!”

    “来人,准备演武场!”

    “是!”

    消息传下令去,炽焰卫的军士们将原本观战的人都驱散了,在中央留出一个宽阔的场地,众人也都知道了,今日是十二殿下姬辛演武的时刻,心中略有好奇,略有期待,也有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瞪大了眼睛。

    是否舞弊,这个时候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楚。

    演武场的中央被放上了一座巨大的青铜鼎,这是极为特殊的材料,坚硬而沉重,难以撼动,难以出声,是考验武功力道最常用到的手段,一侧放着军中的制式兵器。

    考核的方式是通过让青铜鼎发出声音,来推断武者的气力雄浑程度。

    可以使用兵器,也可以空着手。

    可以多次尝试,取最为洪亮的一声。

    他们看到姬辛走到了一侧。

    苏玉文作为判定者,站在了演武场的另外一侧,他看向姬辛的眼神有些复杂,作为军人,他欣赏姬辛展现出来的一切的素质,但是作为政客,作为割鹿城炽焰卫的统帅,他又痛恨那些特质。

    不过,一切都结束了。

    他想着,姬辛现在在割鹿城年轻一辈的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但是他和周泽却都能够看得出来,这不过是因为对方堪称难以捉摸的经验导致的,真正的实力上,差距并不如何巨大,所以,今日在这里演武,借此机会光明正大,为年轻一辈心中破除那种无可匹敌的阴影。

    才是周泽的目的。

    之前所说的不过是激将之法。

    殿下,还是太嫩了啊……

    苏玉文心中叹息着。

    不过,一个时辰,一百三十七,不,一百三十八人,还有天行。

    真是漂亮的数据。

    他突然注意到旁边炼气士低下头快速反动着什么,额头满是冷汗,苏玉文认得这个炼气士,在割鹿城中颇有些名声,这一次春猎的阵法是由后者来控制,最后也由他来整理。

    只不过往日见这个老人都是冷静,罕见如此慌乱的模样。

    苏玉文主动询问道:“怎么了?如此慌乱……难道有人负伤?”

    老迈的炼气士茫然抬起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深深地呼出口气来,摇了摇头,看着苏玉文身后的方向,苏玉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演武场上,正在挑选兵器的姬辛。

    “是令人恐惧的成绩啊……”

    老人叹息。

    苏玉文有些无谓,心中失笑,果然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区区如此就能将他吓住,面上却赞同道:

    “确实是极为杰出,比得上军中最为精锐的斥候。”

    老人转投看着苏玉文,视线有些奇怪,上下打量了一下,道:

    “将军知道,殿下击败了多少对手吗?”

    “一百三十八人。”苏玉文回答。

    最后一人,正是他的侄儿苏天行。

    老迈炼气士笑了笑,道:

    “那么将军知道,这一次割鹿城参与春猎的世家子弟有多少人吗?”

    “这个确实不知……”

    苏玉文的声音微顿,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瞳孔骤然收缩。

    老人沉声道:“不错,正是一百三十八人!”

    “将军的侄儿苏天行,正是最后一人。”

    “也就是,殿下真正做到的,并不是一个时辰之内,击杀一百三十八人,而是在一个时辰中,于散落于辽阔山脉中的五百一十七人中,找到了全部的世家子弟,并将他们一一击败。”

    “这一过程,无人察觉。”

    “包括你我!”

    苏玉文头皮发麻,就在这个时候,他和那位老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低吟的声音,他猛地转过头去,看到姬辛抓起了军中的制式长弓,弓弦的嗡鸣声中,箭矢射出,撞击在了青铜鼎上,发出了当的一声轻响。

    苏玉文紧绷的神经下意识放松,心中本能做出了判断。

    这个声音,不算是差,但是也算不上优秀了。

    人群中,有些人松了口气,双眼亮起来——

    果然,他在春猎的时候是舞弊了的。

    周泽露出微笑。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再度听到了当的声音,青铜鼎震颤了一下,这一次发出的声音比起之前大了一些,其余人只是当姬辛不肯放弃,苏玉文却突然想到了姬辛‘击杀’苏天行时的一幕,神色骤变。

    他是想……

    下一刻,第三枚箭矢射出来,青铜鼎的声音更大了,人群中骚动了一下,但是那些骚乱没有能够影响到姬辛,他稳定地张弓射箭,其他人看到箭矢一根根地射出。看到姬辛的手在弓弦上几乎舞动成了残影的样子,箭矢破空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锐利!

    所有的箭矢都射中了同一个位置。

    青铜鼎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洪亮!

    几乎硬生生压制住了骚乱讨论的声音。

    不,现在营寨中,已然是死寂一片。

    只剩下了青铜鼎不曾断绝,越来越大的声响。

    姬辛的双目明亮,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消耗,他此刻的状态很差,拉弓的手指甚至于还在微微颤抖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支撑多久,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决定是对是错,不知道是否能够完成自己的目的。

    但是,胸膛中灼热的火焰支撑着他。

    他想要赢下来。

    赢下来,给仙长看,给桐姨看……

    也给父亲,给娘看。

    在如同暴风般的箭矢之下,青铜鼎的声音渐渐开始有些变形,变得有些不详,却越发地宏大,将那丝丝的异响压下,没有人能够察觉。

    姬辛拉开了弓。

    力量从脚下生出,脚腕,腿部,继而是如同大枪长龙的脊背,是他的双臂,是他的手腕,这是八极的发力方法。

    若是此刻全力出手,其名正是猛虎硬爬山。

    此刻这调动了姬辛全部的,甚至于超越极限的力量加持在了战弓上。

    这把军中战弓几乎发出了细微的破碎声音。

    他看着前面的青铜鼎,鼎身震颤发出的声音还残存着没有散去。

    他胸膛的血液在燃烧着,有的时候他几乎觉得,那来自于心脏的热血几乎像是有生命的活物,时而会在他的耳边低语着,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想到桐姨,想到那已经记忆模糊的,来自于母亲的歌谣。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他心中呢喃着,他觉得眼中有火焰在舞动着,天地都旋转着暗淡下来,离他远去,他想到了八百年前,踏平天下的先祖,他觉得当时追随在他们背后的凤凰,仍旧还存在着。

    现在它又一次地苏醒了,在他的心脏和血脉中燃烧着。

    那是掠过天下滚滚战场,无数的白骨尸骸,永不坠落的不死之鸟。

    “我们,要赢啊!”

    最后的一箭爆射而出。

    难以形容那样的速度,仿佛光一样,再度射中了相同的一个位置,在今日之前就已经承担了许多攻击的青铜鼎刹时间崩溃,在刺耳的声音中,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崩解,发出刺耳的声响。

    哗啦的声音响动着,箭矢趋势不减,射穿了桅杆。

    战旗如同云一样落下来。

    姬辛就站在云的中央。

    他手中的战弓已经被硬生生拉扯地崩碎,坠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他手指磨破了,鲜血淋漓,呼吸喘息着,双目明亮,如同燃烧着的烈焰。

    一片的死寂,就连记载的内监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余高徐徐呼出了一口气,忍不住呢喃:

    “这是……何等的勇武!”

    他的视线横扫周围,看到了那些为之震撼的人,突然踏前一步,高声道:

    “诸位,我且询问。”

    他的声音响彻这里,引来了一道道的视线。

    “诸位观战,可知今日在场众人之中,谁才是最为英勇之人?!”

    为青铜鼎崩碎而震撼,而失神的王国炽焰卫们恭敬地冲着天乾的殿下行礼,高声回答——

    “今日春猎,殿下为最英勇之人!”

    ,

    “今日在场众人之中,谁才是真正的英杰!”

    这一次的回答已然是山呼海啸。

    “众人之中,殿下为真正的英杰!”

    山呼海啸的声音中,姬辛握紧了染血的手掌。

    我,算是赢了吧……

    少年眯着眼睛,在心中满足地低吟。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cc)阅读《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cc]